笔趣阁 > 历史小说 > 孔门学渣 > 第284章 梦暴露了你的想法

第284章 梦暴露了你的想法

  “你?”

  闵世恭很想说:你是在诅咒我!可转而想想,也只得算了。

  是啊!你刚刚说人家,不也是间接地骂人、诅咒人么?人家这是?#21019;?#22238;来了。

  “你什么你?彼此彼此!”乐歌朝着闵世恭得意地笑了一下。一比一平!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。

  乐歌的报复心就有这么强烈!他说!这是爱憎分明!

  见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孔子只得说道:“你说的有道理!我们是要多培养新的先生!一个萝卜一个坑,看样子是不长久的!我们得有储备人才!”

  “那你的意思是?#30475;?#24212;我回宋国了?”乐歌得寸进尺,问道。

  “你?”亓官氏见状,赶紧埋怨起孔子。

  孔子一脸无辜地说道:“我是说!学堂里是人再培养几个先生出来。不然!以后还是先生不够!比如说!?#31456;?#20182;随时都可能成亲,也许成亲以后就不再当先生了。是不是?还有!曾点他呢?他也要成亲的,是不是?#31185;?#20182;先生呢?也一个个要成亲的。还有的还有!?#19978;?#29983;他!……”

  ?#33324;上?#29983;他怎么了?你?你也?……”亓官氏阻止道。本来!她是想说:你也诅咒?#19978;?#29983;生病?可想想还是没有说出来。

  “我是说!?#19978;?#29983;早就想回家接家眷过来了,这不是?我没有放他走?这不是?还有!?#19978;?#29983;也要回家的啊?是不是??#19978;?#29983;走了,我们学堂不就少了一个先生?是不是?”孔子解释道。

  “先生是要培养!可这?”亓官氏想说:要是先生多了,这个乐歌还真的留不住他。

  “反正一条!乐歌不能走!”狼妹表态道。

  乐歌怀里抱着儿子,见儿子不老实,这才看向儿子。只见!儿子朝着他笑,讨好他。

  “你个小坏蛋!笑什么笑?”乐歌轻喝道。

  “咯!咯!咯!……”儿子不但不怕,还更得意地笑起来。

  相反!靠在亓官氏怀里的孔鲤,不知为了什么突然地哭了起来。

  “你哭啥呢?鲤?”孔子朝着孔鲤伸出手臂,示意孔鲤到他的怀里来。

  可是!孔鲤不但没有接受,还一副怕怕地样子往娘亲的怀里钻。

  孔子叹息了一声,也就算了。孔鲤不亲近他,他也没有办法。不是他不爱鲤,而是!鲤不接受他,天生害怕他。

  亓官氏把孔鲤往怀里搂了搂,一副袒护地样子。

  孔鲤缩到娘亲的怀里,用害怕地眼神看着孔子,好像不认识似的!不!好像是:我有人护着,我不要你!

  乐歌要回宋国的事,就这么地算了,暂时不提。反正!学堂内没有人顶你的课你就走不了。

  又坐了一会儿,乐歌就抱着儿子回后院去了。

  与孔子一家人在一起相聚,也就晚上的时间。晚上不仅要上夜校,大?#19968;?#22312;一起说一会儿?#21834;?/p>

  一般情况下,上完课(夜校)?#31456;貳?#26366;点、冉伯牛等代课老师就走了。他们回家的回家,回去洗漱睡觉的洗漱睡觉,不在现场。除非!孔子或者闵世恭有什么特别地交待。

  狼妹见乐歌抱着儿子走了,她并没有走,朝着亓官氏和孔子看着,又看向闵世恭。

  ?#33324;上?#29983;!你不要?#24179;?#20182;!他就这种人!”狼妹说道。

  闵世恭看着狼妹笑,说道:“我?#24179;?#20182;干嘛!他是什么德性我是知道的!不?#24179;希?#19981;?#24179;希 ?/p>

  嘴上是这么说的,可他的内心里:还是?#24179;?#30340;。

  “姐!不能让乐歌回去!乐歌是什么人,你是知道的!他不知道怎么了?心里就想着好事!唉!说出来丢人!”狼妹对亓官氏说道。

  “我这不是?我想我爹了,这不是?就随口说了。结果!乐歌就当真了!我也想回去!可是?我能回得去么?这一辈子!都不知道能不能回去?还能不能见上我爹?#24187;媯?#21596;呜呜!……”

  说起这件事,亓官氏不由地哭了起来。

  “呜呜呜!”孔鲤不知究竟,见娘亲哭他?#37096;蕖?/p>

  孔子把脸转到一边,不看亓官氏,还朝着亓官氏摆着手。那意思是:又来了!又来了!哭什么哭呢?就是再想,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?你哭什么呢?

  “乐歌他!他做梦的时候说梦话,被我听见了!姐!他哪里是要回去看爹?照?#35828;?#20182;是想找女人去的!呜呜呜!”想起这件事,狼?#26790;?#27861;?#31181;?#22320;哭了起来。

  不过!是小声!因为!她感觉到了耻辱和羞辱。

  “他梦里都说什么梦话了?”听见狼妹在说乐歌,闵世恭顿时又?#34892;?#36259;起来。

  “他?他说!他?”狼妹见闵世恭那一脸?#34892;?#36259;的样子,又不想说了。她知道!闵世恭与乐歌之间是什么关系?

  要是对闵世恭说了,以后闵世恭绝对要拿乐歌开涮。

  他们两人之间,就那么回事,你今天收拾了我,我明天绝对收拾你。不是“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”的那种!而是!有仇不报非君子!报晚了都不是君子,你就输了。

  “梦话一般都是日有所思、夜有所梦!”孔子在一边说道。

  “他梦里都胡说了什么?”亓官氏问道。

  “他?他?”狼妹还是不想说。

  “有什么不能说的??#19978;?#29983;又不是外人!?#19978;?#29983;调教他,那是为他好!”亓官氏说道。

  她看出来了,狼妹不肯说的原因:是因为?#19978;?#29983;闵世恭在场。

  “我对乐歌没有恶意!我是记恩的!”闵世恭说道:“当年在客栈的时候,还是他救了我呢!是不是?”

  听见闵世恭这么说了,狼妹这才说道:“他在梦里说,他是有梦想的!”

  “他有梦想?他有什么梦想?”孔?#28216;?#36947;。

  “说!他有什么梦想?”亓官氏一副很?#34892;?#36259;地问道。

  “他说!他?”狼妹还是觉得说不出口。

  “说啊??#24444;?#20154;了!”闵世恭催促道。

  狼妹看了看闵世恭,这才说道:“他说他!他?他这一辈子没有太大地人生梦想,就想睡十个处子,是睡!不是娶!睡!”

  为了表示重点,狼妹加重了“睡”字的语气。

  “睡?”大家都听傻了。

  “睡!”狼妹肯定道。

  “他还说什么了?”闵世恭八卦地问道。

  “他还说!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!他好像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!”狼妹说道。

  “另外一个世界?什么世界?”闵世恭不解地看着孔子,问道。

  (本章完)

亚洲幻想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