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孔門學渣 > 第283章 假如我死了呢

第283章 假如我死了呢

  “我騎馬回去,走官道,也就十天半個月的事,來回也就一個月,是不是?我去去就回!”樂歌堅持道。

  “去去就回?要是發生意外呢?不說一個月了,一年都說不來!”孔子強烈阻止道。

  現在的學堂,一切剛剛穩定下來。班級都分好了,老師也都安排好了。要是樂歌現在走,那么!又差一個代課老師。

  代課老師的人選是有的,可樂歌是老人。再則!他也有一定地成績和作用。要是換了新人,不僅學生不習慣,對私學的整體形象也不好。

  是不是?一個學校里沒有老老師,都是新老師,而且都是從學生當中挑選出來的學生當代課老師,師資質量堪憂!是不是?這樣地話?會影響招生的。

  “我也不同意!”閔世恭得知情況后,也反對道:“在這個亂世中,誰知道后果啊?是不是?要是路上遇見戰亂、劫匪或者什么地,那就不是一年的事了。”

  閔世恭的意思是:生逢亂世,命不保夕,隨時都會死的。

  “就你會說話!你不說話在別人把你當啞巴了?”樂歌瞪了閔世恭一眼,說道。

  他知道!這個閔世恭是變相地罵人!不!是詛咒人!是在詛咒他。生逢亂世,命不保夕,那意思是:隨時會死的。

  “我說的是老實話啊?是不是?狼妹!你說我說的是不是老實話?這年頭!這亂世!是不是?我們要是不出門,是不是更安全一些呢?”

  閔世恭見樂歌瞪他,趕緊找狼妹當幫手。

  “我不許你走!嗚嗚嗚!”狼妹一邊哭著,一邊把兒子塞到樂歌的懷里。

  然后又說道:“你可以不要我!但你得要兒子啊?你連兒子都不要,你要生養他做什么呢?嗚嗚嗚!……”

  樂歌把兒子抱到懷里,看都沒有看兒子一眼,朝著狼妹瞪著眼睛,喝道:“他閔世恭詛咒我死,你也詛咒我死!是么?”

  “我哪里詛咒你死了?你?啊!我不跟你說了!我不跟你說了!狼妹!我可是一片好意啊!嗚嗚!真是!好心得不到好報!”閔世恭說著,轉身離開。

  但是!并不是真的離開,而是做樣子給大家看的。

  他并沒有詛咒的意思,但是!卻是有那個意思。不是刻意詛咒,是出自人性的本能。他對樂歌有成見,看不慣樂歌的為人。所以!說話什么地都很刻薄。

  閔世恭雖然是個文人,大學問家,而且還是懂得周禮的人,可人性的本能出賣了他。

  人性的本能就這樣:赤衣果衣果!

  所謂有修養的人,只是在正規場合中說話有分寸。在私下里,在表面的背后,他們才暴露出他們真實的人性本能。

  心理學家弗洛伊德不是說:人有:本我、自我和超我?

  所以!人啊!某些人!他們在正規場合,都能裝。

  “你別走啊?你沒有詛咒我你跑什么呢?我又不打你?”樂歌沖著閔世恭的背影喊道。

  “我真的沒有詛咒你!樂歌!你誤解我了!我是善意的!”

  “好好好!你是善意的!行了吧!”樂歌讓步道。

  為了得到閔世恭的支持,他不得不對閔世恭軟硬兼施。

  “閔先生哪里詛咒你了?他說的是實話!”狼妹見樂歌找閔世恭閔先生的麻煩,趕緊幫腔道。

  亓官氏也幫腔道:“閔先生說的是實話!在這個亂世,什么意外都可能發生!樂歌!你還是不要回去了!你心里記得爹,記得爹的養育之恩,就足夠了!

  嗚嗚嗚!就算再想!你也不能回去!你現在是個做爹的人了!有兩個兒子,他們都需要你!嗚嗚嗚!算狼妹求你了!嗚嗚嗚……”

  在這個樂歌面前,狼妹也只能如此!誰叫你遇上這個冤家呢?人家就是這么一個人!你只要一松手,他就另外找女人去了。而且!生養的娃他還不負責。

  他說:男人要負什么責?這個社會不都是這樣么?女人撫養子女、照顧、贍養長輩,為社會做貢獻、貢獻賦稅……而男人,是要服兵役的,隨時會死的。

  你要質問他為什么沒有去服兵役,他說他是個例外。這個社會中的大多數男人,都是要去服兵役的,最后都可能死在戰場上。就算沒有死在戰場上,也會成為殘疾人。就算這場戰爭沒有死,在下一場或者下下一場戰爭中絕對會死的。就算不死,也會成為一個傷殘人員。

  所以!他們無需撫養子女等什么地!

  他沒有去服兵役,是個例外,說不定以后也要上戰場呢?是不是?假如他死了呢?所以!你們女人就不要指望他來撫養子女了,就當他已經死了。

  假如他已經死了呢?你們女人還不撫養子女么?

  他說他活著是賺的!所以!他必須享受生活。如果不享受生活,那么他就對不起他的人生。他現在的一切,都是賺的!所以!多活一天賺一天。如果明天真的死了,那么!他也不后悔。

  在他的無皮不要臉下,狼妹和大妮子等人聽了,都是大哭。

  真的!遇上這么一個自私的人,他也把理由說得這么充分!真的!都什么人啊?什么人品啊?

  “我知道有危險!可我注意啊?我不走夜路,我不落單我與人結伴同行!過人跡稀少的地方,過大山的時候,我會與別人結伴同行,快速通過。只要我注意,哪里有危險呢?是不是?”樂歌堅持道。

  “可現在學校里沒有先生啊?你走了,我哪里去找先生?”孔子攤牌道。

  “我又不是現在就走!是不是?姐夫?我過段時間走。你呢!也不能就現在這些先生啊?你應該早點準備儲備人才啊?是不是?”樂歌巧舌如簧道。

  “這個?”孔子一時語塞。

  “比如說!就算我不走!閔先生這么大年齡了,他還不會有個頭痛發熱生病什么地?是不是?”樂歌說著,偷偷地、快速地瞟了一眼閔世恭。他的心里,一陣小小地得意。

  好你個閔世恭,你不是詛咒我么?我也不是詛咒你!我說的也是大實話!嘿嘿嘿!

  真的!六月天的菜黃(還)得快!就這么快報復了一下閔世恭。

  (本章完)

亚洲幻想APP下载
四川快乐12杀号 即时指数网 私募资产配置类基金管理人 姚记棋牌游戏下载 单机大众麻将普通 1分赛车定位胆技巧下载 麻将抢红包 意甲球队实力排名 富贵乐园棋牌游戏 广西3d开奖结果 足球即时赔率比较 最新捕鱼游戏平台 开元所有棋牌 福建36选7复式票规则 今日竞彩足球比分推荐预测 JJ手机千炮捕鱼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