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历史小说 > 孔门学渣 > 第283章 假如我死了呢

第283章 假如我死了呢

  “我骑马回去,走官道,也就十天半个月的事,来回也就一个月,是不是?我去去就回!”乐歌坚持道。

  “去去就回?要是发生意外呢?不说一个月了,一年都说不来!”孔子强烈阻止道。

  现在的学堂,一切刚刚稳定下来。班级都分好了,老师也都安排好了。要是乐歌现在走,那么!又差一个代课老师。

  代课老师的人选是有的,可乐歌是老人。再则!他也有一定地成绩和作用。要是换了新人,不仅学生不习惯,对私学的整体形象也不好。

  是不是?一个学校里没有老老师,都是新老师,而且都是从学生当中挑选出来的学生当代课老师,师资质量堪忧!是不是?这样地话?会影响招生的。

  “我也不同意!”闵世恭得知情况后,也反对道:“在这个乱?#20048;校?#35841;知道后果啊?是不是?要是路上遇见战乱、劫匪或者什么地,那就不是一年的事了。”

  闵世恭的意思是:生逢乱世,命不保夕,随时都会死的。

  “就你会说话!你不说话在别人把你当哑巴了?”乐歌瞪了闵世恭一眼,说道。

  他知道!这个闵世恭是变相地骂人!不!是诅咒人!是在诅咒他。生逢乱世,命不保夕,那意思是:随时会死的。

  “我说的是老实话啊?是不是?狼妹!你说我说的是不是老实话?这年头!这乱世!是不是?我们要是不出门,是不是更安全一些呢?”

  闵世恭见乐歌瞪他,赶紧找狼妹当帮手。

  “我不许你走!呜呜呜!”狼妹一边哭着,一边把儿子塞到乐歌的怀里。

  然后又说道:“你可以不要我!但你得要儿子啊?你连儿子都不要,你要生养他做什么呢?#35838;?#21596;呜!……”

  乐歌把儿子抱到怀里,看都没有看儿子一眼,朝着狼妹瞪着眼睛,喝道:“他闵世恭诅咒我死,你也诅咒我死!是么?”

  “我哪里诅咒你死了?你?#22570;。?#25105;不跟你说了!我不跟你说了!狼妹!我可是一片好意啊!呜呜!真是!好心得不到好报!”闵世恭说着,转身离开。

  但是!并不是真的离开,而是做样子给大家看的。

  他并没有诅咒的意思,但是!却是有那个意思。不是刻意诅咒,是出自人性的本能。他对乐歌有成见,看不惯乐歌的为人。所以!说话什么地都很刻薄。

  闵世恭虽然是个文人,大学问家,而?#19968;?#26159;懂得周礼的人,可人性的本能出卖了他。

  人性的本能就这样:赤衣果衣果!

  所谓有修养的人,只是在正规场?#29616;?#35828;话有分寸。在私下里,在表面的背后,他们才暴露出他们真实的人性本能。

  心理学家弗洛伊德不是说:人有:本我、自我和超我?

  所以!人啊!某些人!他们在正规场合,都能?#21834;?/p>

  “你别走啊?你没有诅咒我你跑什么呢?我又不打你?”乐歌冲着闵世恭的背影喊道。

  “我真的没有诅咒你!乐歌!你误解我了!我是善意的!”

  “好好好!你是善意的!行了吧!”乐歌让步道。

  为了得到闵世恭的支持,他不得不对闵世恭软硬兼施。

  “?#19978;?#29983;哪里诅咒你了?他说的是实话!”狼妹见乐歌找闵世恭?#19978;?#29983;的麻烦,赶紧帮腔道。

  亓官氏也帮腔道:“?#19978;?#29983;说的是实话!在这个乱世,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!乐歌!你还是不要回去了!你心里记得爹,记得爹的养育之恩,就足够了!

  呜呜呜!就算再想!你也不能回去!你现在是个做爹的人了!有两个儿子,他们都需要你!呜呜呜!算狼妹求你了!呜呜呜……”

  在这个乐歌面前,狼妹也只能如此!谁叫你遇上这个冤家呢?人家就是这么一个人!你只要一松手,他就另外找女人去了。而且!生养的娃他还不负责。

  他说:男人要负什么责?这个社会不都是这样么?女人抚养子女、照顾、赡养长辈,为社会做贡献、贡献赋?#21834;?#32780;男人,是要服兵役的,随时会死的。

  你要质问他为什么没有去服兵役,他说他是个例外。这个社会中的大多数男人,都是要去服兵役的,最后都可能死在战场上。就算没有死在战场上,也会成为残疾人。就算这场战争没有死,在下一场或者下下一场战争中绝对会死的。就算不死,也会成为一个伤残人?#34180;?/p>

  所以!他们无需抚养子女等什么地!

  他没有去服兵役,是个例外,说不定以后也要上战场呢?是不是?假如他死了呢?所以!你们女人就不要指望他来抚养子女了,就当他已经死了。

  假如他已经死了呢?你们女人还不抚养子女么?

  他说他活着是赚的!所以!他必须享受生活。如果不享受生活,那么他?#25237;?#19981;起他的人生。他现在的一切,都是赚的!所以!多活一天赚一天。如果明天真的死了,那么!他也不后悔。

  在他的无皮不要脸下,狼妹和大妮子等人听了,都是大哭。

  真的!遇上这么一个自私的人,他也把理由说得这么充分!真的!都什么人啊?什么人品啊?

  “我知道有危险!可我注意啊?我不走夜路,我不落单我与人结伴同行!过人迹稀少的地方,过大山的时候,我会与别人结伴同行,快速通过。只要我注意,哪里有危险呢?是不是?”乐歌坚持道。

  “?#19978;?#22312;学校里没有先生啊?你走了,我哪里去找先生?”孔子摊牌道。

  “我又不是现在就走!是不是?姐夫?我过段时间走。你呢!也不能就现在这些先生啊?你应该早点准备储备人才啊?是不是?”乐歌巧舌如簧道。

  “这个?”孔子一时语塞。

  “比如说!就算我不走!?#19978;?#29983;这?#21019;?#24180;龄了,他还不会有个头痛发热生病什么地?是不是?”乐歌说着,偷偷地、快速地瞟了一眼闵世恭。他的心里,一阵小小地得意。

  好你个闵世恭,你不是诅咒我么?我也不是诅咒你!我说的也是大实话!嘿嘿嘿!

  真的!六月天的菜黄(还)得快!就这么快报复了一下闵世恭。

  (本章完)

亚洲幻想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