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历史小说 > 孔门学渣 > 第251章 准备好了

第251章 准备好了

  晚上的乐歌,亓官氏给他安排了一个房间,让他与狼妹住在一起。

  现在的孔子家,?#23380;?#29305;别多。不过!不在主楼这边,而是在后院的厢房?#23567;?/p>

  后院的厢房,是给下人住的。可在闵世恭的要求下,变成了他们的住处。闵世恭也住在这里,并?#19968;?#25171;算把妻儿带过来,一家人团圆。所以!乐歌也被安排到了这里。

  后院的厢房,变成教职员工的夫妻房。

  主楼那边,一边是孔子一家人住的地方,一边是学堂。

  临街的门面房,也都改建成了学堂的教室。

  孔子一家人住的地方原先是房屋主人住的,所?#38498;?#23485;敞。要是安排乐歌一个人住的话,是可以的,可不能开夫妻房。

  夫妻房是不能在别人家里,这是忌讳。自己的家里,只能自己的长辈、子或者入赘的女婿才能开夫妻房。客人!只有住单间。男人住在一起,女人住在一起。

  孔子这边多余出来的房间,当然是不可能空着。毕竟!学堂开的越大,需要的教室和宿舍也就越多。这边,孔子打算以后给优秀学生以及代课老师住的。

  带家眷的代课老师,只能住后院的厢房。

  住宿的学生,都住主楼这边的二楼。

  孔子还打算,如果学生太多,院子里一样要搭建顶棚作为教室。

  狼妹见乐歌的表现不错,给她长脸了。晚上不顾身孕,给了乐歌一回。自从肚子大了起来,她就不让乐歌碰她的身子。乐歌要是实在憋得不行,她就帮他解决。

 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乐歌才带着狼妹重新回到曲阜城这边。要是一直能够有男女夫妻生活的话?他可能还舍不得走。毕竟!他正年轻,哪能没有这个方面的生活呢?何况他!自从跟女友同居后,就一直没有停过。

  “夫君!我爱死你了!”狼妹变得少有的温柔,把乐歌抱着。

  乐歌虽然想过夫妻生活,可见狼妹的那个大肚子他都不忍心。结果!在狼妹的柔情下,他只得很小心地满足了一下狼妹,也满足了一下他青春的朝气。

  爽了之后,一晚无话,直到天亮。

  吃过早饭,乐歌就忙了起来,准备竹简和笔墨。今天要给学生摸底考试,必须有竹简和笔墨。

  那个时候没有纸,只有竹简。

  天子、君王用的不是纸,是锦帛。锦帛,也就是绸?#23567;?/p>

  笔倒是有,可与现代的毛笔是不一样的。那个时候的毛笔的毛很硬,没有现代的毛笔柔软。因为!那个时候的墨与现代的墨汁不一样,那个时候的墨是油墨,里面带油脂。

  因为要写在绸缎或者是竹简上,墨汁里面没有油脂的话,就沾不上去,就不着色。

  不着色!就是显不出颜色,颜色沾不上竹简或者绸?#23567;?/p>

  孔子家里,有的是空?#23383;?#31616;和油墨以及毛笔。

  不是说:孔夫子搬家——都是书?

  书!是孔子一生的财产。

  孔子搬家的时候,家具等什么很少,都是书。

  不过!孔子这次从乡下搬到城里来的时候,并没有搬家具等什么过来,唯独书都搬了过来。老家那边,孔子保持原貌,保持娘亲时的原状。

  孔子说!这是?#38405;?#20146;的尊重。

  你要是把老家都搬空了,回家时就找不到感觉,就没有了?#38405;?#20146;的念想。

  保持老家的原状,那是保留?#38405;?#20146;的念想。再则!曲阜城里这处?#23380;?#24182;不是他的,是方大哥的。他只是暂住。所以!不能搬家。

  就跟现代人一样,不管在外面混得多好,买房买车买别墅,可老家的?#23380;?#37117;不想丢,与老?#19968;?#26159;要保持联系的。只有这样!才有一个念想。

  孔子认为这是不忘恩!爹娘长辈对我的恩情!我们不管在外面混得多好,都是爹娘授之于肤体。

  没有爹娘、长辈,哪里来的我们呢?

  闵世恭也很给力,昨天晚上连夜把算数综合题给拟定出来了。

  不过!只有一份。

  那个时候没有印刷技术,更没有现代电脑技术的那种复制,一切都要手抄。

  按照乐歌的意思:今天摸底考认字,明天才考算数综合题。

  乐歌的想法是:给这些考试的学生竹简和毛笔、油墨,然后!把算数综合题写在黑板上,让学生自己抄下来算数。不要整个抄,你会做哪一道题你抄哪道题做。

  综合算数题的先后顺序是:先易后难。简单的题目在前面,越到后面越难。前面是幼儿园的娃能做的题目,后面分别是小学、中学、大学的数学题。

  一切准备就绪,可能是由于心急的原因,学堂这边一点动静都没?#23567;?#19968;个学生都没有来,一个报名的也没?#23567;?#21407;本信心满满的乐歌,变得很急躁。

  狼妹的?#37027;?#20063;一样,觉得学堂可能?#21482;?#20102;。

  闵世恭跟往常一样,把“招生办”的?#20449;?#25346;了出去,把案几、席?#35805;?#20102;出去,再摆上茶杯、茶水,一?#34987;?#36814;八方来宾的样子。

  孔子坐在家里的客厅里,不时地用笔记下相关事宜。大多数时候,都是在想问题。不!是想着学堂内的事务。

  亓官氏一边带着孔鲤,一边忙前忙后地奔走着。有时候!她还要抱着孔子出去办事。这才搬到曲阜城来住,不仅学堂内要买东东,家里的日常生活也要买东东。需要买的东东太多了。

  乐歌实在是憋不住,就从家里出来,朝着屋檐下的闵世恭看着。

  只见!闵世恭端坐在案几的后面,面前的案?#24178;?#25670;着茶杯,一副候客的样子。

  对面!并排铺放着三个席位,席位正面的案?#24178;?#24182;没有摆放茶杯。案几的一端,摆放着已经准备好的茶杯和茶叶罐,以及?#20154;?#32592;。

  看那个样子,是来了咨询的学生?#39029;ぃ?#25165;给他们泡茶。

  “这?这?这?”乐歌走上前,?#23454;潰骸?#23398;堂不会是没人吧?从我昨天来到现在,我就没有看见学生以及报名的人啊?”

  ?#21543;?#23433;勿躁!稍安勿躁!”闵世恭看着乐歌笑道:“马上就有人来了!”

  “哦?你就这么自信?”

  “嗯!”闵世恭点头哼道。

  狼妹一直无所事事,就跟随在乐歌的身后。见乐歌出来了,她也跟了出来。见闵世恭那一副自信地样子,她一样不敢相信。

  (本章完)

亚洲幻想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