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孔門學渣 > 第251章 準備好了

第251章 準備好了

  晚上的樂歌,亓官氏給他安排了一個房間,讓他與狼妹住在一起。

  現在的孔子家,房子特別多。不過!不在主樓這邊,而是在后院的廂房中。

  后院的廂房,是給下人住的。可在閔世恭的要求下,變成了他們的住處。閔世恭也住在這里,并且還打算把妻兒帶過來,一家人團圓。所以!樂歌也被安排到了這里。

  后院的廂房,變成教職員工的夫妻房。

  主樓那邊,一邊是孔子一家人住的地方,一邊是學堂。

  臨街的門面房,也都改建成了學堂的教室。

  孔子一家人住的地方原先是房屋主人住的,所以很寬敞。要是安排樂歌一個人住的話,是可以的,可不能開夫妻房。

  夫妻房是不能在別人家里,這是忌諱。自己的家里,只能自己的長輩、子或者入贅的女婿才能開夫妻房。客人!只有住單間。男人住在一起,女人住在一起。

  孔子這邊多余出來的房間,當然是不可能空著。畢竟!學堂開的越大,需要的教室和宿舍也就越多。這邊,孔子打算以后給優秀學生以及代課老師住的。

  帶家眷的代課老師,只能住后院的廂房。

  住宿的學生,都住主樓這邊的二樓。

  孔子還打算,如果學生太多,院子里一樣要搭建頂棚作為教室。

  狼妹見樂歌的表現不錯,給她長臉了。晚上不顧身孕,給了樂歌一回。自從肚子大了起來,她就不讓樂歌碰她的身子。樂歌要是實在憋得不行,她就幫他解決。

 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,樂歌才帶著狼妹重新回到曲阜城這邊。要是一直能夠有男女夫妻生活的話?他可能還舍不得走。畢竟!他正年輕,哪能沒有這個方面的生活呢?何況他!自從跟女友同居后,就一直沒有停過。

  “夫君!我愛死你了!”狼妹變得少有的溫柔,把樂歌抱著。

  樂歌雖然想過夫妻生活,可見狼妹的那個大肚子他都不忍心。結果!在狼妹的柔情下,他只得很小心地滿足了一下狼妹,也滿足了一下他青春的朝氣。

  爽了之后,一晚無話,直到天亮。

  吃過早飯,樂歌就忙了起來,準備竹簡和筆墨。今天要給學生摸底考試,必須有竹簡和筆墨。

  那個時候沒有紙,只有竹簡。

  天子、君王用的不是紙,是錦帛。錦帛,也就是綢緞。

  筆倒是有,可與現代的毛筆是不一樣的。那個時候的毛筆的毛很硬,沒有現代的毛筆柔軟。因為!那個時候的墨與現代的墨汁不一樣,那個時候的墨是油墨,里面帶油脂。

  因為要寫在綢緞或者是竹簡上,墨汁里面沒有油脂的話,就沾不上去,就不著色。

  不著色!就是顯不出顏色,顏色沾不上竹簡或者綢緞。

  孔子家里,有的是空白竹簡和油墨以及毛筆。

  不是說:孔夫子搬家——都是書?

  書!是孔子一生的財產。

  孔子搬家的時候,家具等什么很少,都是書。

  不過!孔子這次從鄉下搬到城里來的時候,并沒有搬家具等什么過來,唯獨書都搬了過來。老家那邊,孔子保持原貌,保持娘親時的原狀。

  孔子說!這是對娘親的尊重。

  你要是把老家都搬空了,回家時就找不到感覺,就沒有了對娘親的念想。

  保持老家的原狀,那是保留對娘親的念想。再則!曲阜城里這處房子并不是他的,是方大哥的。他只是暫住。所以!不能搬家。

  就跟現代人一樣,不管在外面混得多好,買房買車買別墅,可老家的房子都不想丟,與老家還是要保持聯系的。只有這樣!才有一個念想。

  孔子認為這是不忘恩!爹娘長輩對我的恩情!我們不管在外面混得多好,都是爹娘授之于膚體。

  沒有爹娘、長輩,哪里來的我們呢?

  閔世恭也很給力,昨天晚上連夜把算數綜合題給擬定出來了。

  不過!只有一份。

  那個時候沒有印刷技術,更沒有現代電腦技術的那種復制,一切都要手抄。

  按照樂歌的意思:今天摸底考認字,明天才考算數綜合題。

  樂歌的想法是:給這些考試的學生竹簡和毛筆、油墨,然后!把算數綜合題寫在黑板上,讓學生自己抄下來算數。不要整個抄,你會做哪一道題你抄哪道題做。

  綜合算數題的先后順序是:先易后難。簡單的題目在前面,越到后面越難。前面是幼兒園的娃能做的題目,后面分別是小學、中學、大學的數學題。

  一切準備就緒,可能是由于心急的原因,學堂這邊一點動靜都沒有。一個學生都沒有來,一個報名的也沒有。原本信心滿滿的樂歌,變得很急躁。

  狼妹的心情也一樣,覺得學堂可能又黃了。

  閔世恭跟往常一樣,把“招生辦”的招牌掛了出去,把案幾、席位搬了出去,再擺上茶杯、茶水,一副歡迎八方來賓的樣子。

  孔子坐在家里的客廳里,不時地用筆記下相關事宜。大多數時候,都是在想問題。不!是想著學堂內的事務。

  亓官氏一邊帶著孔鯉,一邊忙前忙后地奔走著。有時候!她還要抱著孔子出去辦事。這才搬到曲阜城來住,不僅學堂內要買東東,家里的日常生活也要買東東。需要買的東東太多了。

  樂歌實在是憋不住,就從家里出來,朝著屋檐下的閔世恭看著。

  只見!閔世恭端坐在案幾的后面,面前的案幾上擺著茶杯,一副候客的樣子。

  對面!并排鋪放著三個席位,席位正面的案幾上并沒有擺放茶杯。案幾的一端,擺放著已經準備好的茶杯和茶葉罐,以及熱水罐。

  看那個樣子,是來了咨詢的學生家長,才給他們泡茶。

  “這?這?這?”樂歌走上前,問道:“學堂不會是沒人吧?從我昨天來到現在,我就沒有看見學生以及報名的人啊?”

  “稍安勿躁!稍安勿躁!”閔世恭看著樂歌笑道:“馬上就有人來了!”

  “哦?你就這么自信?”

  “嗯!”閔世恭點頭哼道。

  狼妹一直無所事事,就跟隨在樂歌的身后。見樂歌出來了,她也跟了出來。見閔世恭那一副自信地樣子,她一樣不敢相信。

  (本章完)

亚洲幻想APP下载
手机网上赚钱的软件 大四喜国标麻将多少番 龙王捕鱼视频jdb 微乐麻将下载 广西11选5走势图福建 北京十一选五一定牛 海南麻将十三幺如何算 看看中超的比赛 豪利棋牌app二维码 山西快乐10分开奖时间查询 今日排列三开奖结果 昆山百搭麻将官方版下载 怎么学会玩股票 娱网棋牌沈阳麻将 山西天星麻将授权码 支付宝天天红包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