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历史小说 > 孔门学渣 > 第248章 你要好好表现啊

第248章 你要好好表现啊

  客厅这边,一会儿孔子说不放心,闵世恭在一边劝说着;一会儿是闵世恭说不放心,孔子在一边劝说着。一个唱红脸、一个唱白脸。反正!都是不放心,可又离不开!没有乐歌,这台戏还就唱不下去。

  乐歌一会儿朝着孔子看着,一会儿朝着闵世恭看着。他看出来了,这两人不仅仅在唱双簧,也是真的不放心他。

  心想:卄!我虽然是个三流大学毕业的大学生,可我多少也是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啊?我?我连教古代小娃的算术都不行了?我能教高等教学的!我?

  你孔子虽然是后世的圣人,可你会高等数学么?你孔子虽然是后世的圣人,可你系统地学习过东西方哲学么?

  在你这个时候!儒家学说还没?#34892;?#25104;,道家学说?#19981;?#27809;?#34892;?#25104;气候,你懂什么啊?现在的你!恐怕对儒家学说的理解还不如我吧?我应该懂得比你多!我还懂得道家!你懂得道家么?

  根据史书记载!你是三十多岁才慕名去东周洛邑拜访老子,去?#19990;?#30340;。说是去?#19990;?#20854;实不是去?#19990;瘢?#32780;是去问道、问人生,求老子给你的人生解疑释惑。现在的你!什么都不是!

  现在的你!虽然是鲁国的官员,可你的权力已经被季平子给架空了。你就是一个挂职拿俸禄的人,要不是有人给你背后撑腰,你死的可能性都?#23567;?/p>

  现在的你!只是夹在鲁公(鲁昭公)与季平子以及三桓之间的一个筹码,一旦你失去筹码的作用,你就什么都不是。

  在创办私学方面,你才刚刚起步,你连先生都没有!你把?#31456;?#25289;出来充当代课老师,你以后走的也是这条道,你连先生都不愿意请,你还开办个毛私学啊?

  ?#20472;伲?#20320;还不放心我?我还不放心你?

  ?#39029;?#20102;古代的字不认识外,我什么不懂?

  要不是这古代的字太难认了,我教你!我当你先生!

  对于闵世恭,乐歌也在内心里鄙视着。

  闵世恭在历史上并不出名,他是因为儿子闵子骞而出名的。闵子骞是孔子的学生,后世创建儒家学说、儒教后,给他封了“孝”的头衔,从此开始出名。

  说白了!那是后世的人炒作出来的。

  不翻?#31995;?#36824;好些,这一翻?#31995;祝?#20048;歌反而鄙视起两人。

  “乐歌!你要好好表现啊!不要让我失望!我是相信你的!要不是我!丘他是不会答应的!”闵世恭带着讨好一般地语气,对乐歌说道。

  其实!不是讨好乐歌,而是告诫乐歌。

  到这个时候了,他还是不放心乐歌。不正话反说、反话正说地折腾,他担心乐歌?#24187;?#30333;他和孔子的意思,?#24187;?#30333;他们的良苦用心。

  这叫什么?这叫强化!

  什么叫强化?就是反复强调,直到你厌烦为止。

  满罐疗法,也是一种强化。厌恶疗法,也是一种强化。

  强化的疗法有N种!条条大道通罗马。殊?#23601;?#24402;、异曲同工。

  “乐歌!要想做?#24187;?#21463;人尊敬的先生(优秀的人民教师),你必须改变你那粪土之墙的形象!你必须树立形象,不能再装疯卖傻了!不然!你就算是先生,别人也不会尊重你的!知道么?”孔子不动声色地说道。

  “是!姐夫!”

  “以后呢!不要跟小娃们开玩笑,更不要打小娃们!不要解释!我知道你是逗小娃们玩的,不是真的打人家。可这里是城里!城里的娃不同于乡下的娃!再则!这不是学堂刚刚开始?是不是?人家不了解你,以为你真的打人呢?是不是?”

  “我知道!姐夫!”

  “你不要说话!我说你听着!我知道你?#19981;?#23567;娃,?#19981;?#36887;娃们开心!可现在不行!等到以后学堂走上正轨了,大家都熟习你了,你要是逗小娃们玩,那都无所谓!”

  “是!姐夫!”

  “就跟?#32972;?#20320;欺负?#31456;?#19968;样!?#31456;?#21018;来的时候,你是不是老是打人家?是不是?人家哪里知道你是逗他玩,还以为你欺负他,是不是?”

  “是!”

  “他哪里是逗人家玩?他明明是在欺负?#31456;罰 ?#38389;世恭说道。

  “表面是看是欺负人!可他就这性格!不过!其实际上!给我的感觉就是欺负人!”孔子发表看法道。

  然后!提醒道:“等?#31456;反?#40784;国迎亲回来了,你可不要再欺负人家!人家有妻子了,是个成年人了,是要面子的!乐歌!听到没有?”

  “听到了!姐夫!”乐歌报怨道:“好像我一定要当这个先生似的!这不是?你们让我?#27605;?#29983;的!怎么?你们难道这不是欺负我?”

  孔子、闵世恭一听,都顿住了。

  想想觉得好像是那么回事:你让人?#19994;毕?#29983;的。结果!又跟开批斗会似的说人家的坏话,一百二十个不放心!你什么意思?

  “我这不是?让你帮我吗?我这不是缺人手?可你就那形象,真的让我不放心!乐歌!不是我们存心要说你坏话,是你以?#30333;?#30340;真的不够好!一点也不注意形象!是不是?你说你?一个好好的人为什么要装疯卖?#30340;兀?#26159;不是?”孔子解释道。

  “我哪里装疯卖傻了?我本来就?#25285;?#19981;信你问阿姑啊?不信你看我的身份证!我宋国的身份证上面标注的就是傻子!”

  “那你鲁国的身份证呢?上面标注你是傻子了么?”

  “这个?”乐歌被问的答不上来。

  “还不是?都是由别人说的!别人说你是傻子,你就做傻子?别人说你是聪明人,你怎么不做聪明人呢?”孔子质问道。

  “这个?”

  “你不要再编了!我已经看出来了!你啊!是精明过分了!装疯卖傻有利于你的时候,你就装疯卖?#25285;?#35013;疯卖傻不利于你的时候,你再也不?#25285;?#26159;不是?你比鬼还精!是不是?”孔子一针见血地指证道。

  “这个?”乐歌答不上来。

  “哈哈哈!”闵世恭见状,笑道:“不要再说了!事情就这么定了!我相信乐歌!乐歌!好好干!就算帮你姐了!噢!晚上我陪你喝酒!”

  “乐歌!事情就这么定了!一旦正式开学,你就是先生!这几天!忙着招生的事,还没有正式开学,你可以随便一些!但是!一定要注意形象!你是先生!知道么?”孔子点头道:“晚上!我敬你酒!噢!”

  (本章完)

亚洲幻想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