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历史小说 > 孔门学渣 > 第225章 孔子的生态观

第225章 孔子的生态观

  “梆梆梆!”

  院门继续被人敲得山响,你问话人家就是不回答。听那个声音,力度很大应该是大人。

  “嗷!”乐歌的枣红马好像在提醒主人似的,嗷叫一声。

  亓官氏赶紧从堂屋内出来,快步跑去开门。

  “谁啊?问话也不回答?”亓官氏一边说着,一边打开院子的门。

  乐歌也跟着出来了,站在屋檐下,朝着院子门口看着。

  “你?怎么是你?”亓官氏打开门,本来是黑着脸的,结果不得不变换成一副笑脸。

  自然!由于变化得太快,显得很不自然。

  “我们回来了!”闵世恭不动声色地说道。

  “我怎么问你你不作声?”亓官氏报怨道。

  “我?我没有听见!”闵世恭睁眼说瞎话道。

  “你没有听见?”亓官氏都被闵世恭给气笑了。心想:我?#25970;创?#22768;音问话你都没有听见?你聋子啊?

  “我?#31508;?#24515;不在焉!”闵世恭解释道。

  “心不在焉?”

  “我这不是?我?”闵世恭说道:“我跟孔丘一起回来的不是?就在刚才!孔丘说看见一只兔子,就撵兔子去了。我这不是?我一边敲门一边朝着那边看着。结果不是?孔丘他?他跑没了?”

  说着!闵世恭用手一指后面,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道。

  乐歌站在屋檐下没有动,一直朝着闵世恭看着。虽然隔了一个院子,有点远,可他还是看出来了:闵世恭在撒谎。

  他为什么只敲门不推门呢?

  他为什么只敲门不说话呢?

  也许?他发现我乐歌回来了,他变太地认为我跟亓官氏有一腿。所以!他只敲门不说话也不进来。

 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他是在给亓官氏和我穿裤子的时间。

  孔子怎么也没有回来?为什么迟迟不回来?应该不是发现了兔子,而是担心撞见了好事。所以!故意让闵世恭在前面打头阵。

  他担心撞见什么好事?担心回来得太急了,我跟亓官氏的裤子来不及穿!

  不!是担心胡乱中把衣服给穿错了……

  乐歌龌龊地想着:这个闵世恭和孔丘,他们是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啊?我乐歌就是那种人?亓官氏就是那种人?你们都是什么人啊?想哪里去了?

  特别是这个闵世恭!你他马地!你只敲门不进?#20174;?#19981;说话你到底是什么意思?你羞辱人么?

  你是在侮辱我跟亓官氏的人格!

  反正!闵世恭只敲门不进来也不说话,就是变太心里在作怪。至于孔子?是不是半路上撵兔子去了?只有等孔子回来了证实一下才知道真假。

  “乐歌回来了!”亓官氏对闵世恭说道。

  “哦?”

  “我正在堂屋内跟乐歌说话呢!”

  “哦!”

  乐歌这才走下屋檐,往院门口走。一边朝着闵世恭看着,一边叫道:?#33324;上?#29983;好!”

  “乐歌好!你回来了!回来就好!”闵世恭应和道。

  这时!孔子才快步撵了回来。

  “兔子呢!”亓官氏看着回来的孔子,问道。

  “兔子!这?#21019;螅?#25105;以为是受伤的?#37322;?#23376;,就想逮住了回来剥了吃!”孔子一边走一边?#28982;?#36947;。

  看他?#28982;?#30340;那个样子,那只兔子至少有七八斤重。

  “兔子你能逮得住?兔子跑得快!不是说!跑得比兔子还快?”亓官氏嗔怪道。

  “哪里?我逮住它了!”孔子解释道。

  “那兔子呢?”

  “我把它放了!”

  “放了?”亓官氏没好气说道:“那你撵它干吗?你就吹牛皮!”

  心想:丘也学会吹牛皮了?

  “是一?#25442;吃?#30340;母兔子,好像要生产了。所以!我就放了它!”

  说到这里!孔子突然?#20115;?#24515;一紧。他要是再怎样地话?母兔可能就要当场生产了。

  可以看出来:这只快到临产的母兔之前已经受到了惊?#29275;?#25165;疯狂地奔跑的。结果!又遇上了他。他是个大个子又年轻,三步两步就撵上去。母兔实在是跑不动了,就趴在地上?#20154;饋?/p>

  从母兔?#20154;?#30340;眼神中,孔子的心软。所以!就没有把它怎样。

  其?#25285;?#23601;算母兔不累趴下,只要他发现是?#25442;吃?#30340;母兔,都不会追杀的。

  “哦?”亓官氏这才明白过来,赶紧应了一声。

  作为猎户的女儿,亓官氏也知道猎人有一个规矩:不?#28193;被吃?#30340;猎物。就算这天没有捕获到任何猎物,就算家?#35828;?#30528;猎物填肚子,都不?#34987;吃?#30340;猎物。

  因为!你杀不仅仅是一只母猎物,而是!包括它肚子内的生命。而且!还有鸡生蛋蛋生鸡的生态循环。

  渔民也一样:繁殖期一般是不捕鱼的。

  这是古代人的生态观念。?#22868;?#21462;卵,得不偿失!

  “乐歌回来了!”孔子见乐歌正在跟闵世恭说话,显得很兴奋。

  “他也是刚刚才回来的!我正在问他的话呢!”亓官氏赶紧说道。好像说慢了孔子会误会似的。

  上次孔子打她的事,她还记在心里。这是孔子第一次打她,也是孔子的态度。

  所以!现在的她!特别在意这方面,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。

  以前的她!根本不注意这些细节,跟乐歌的关?#24403;?#25345;以前娘家时的样子。

  以前在娘家的时候,她跟乐歌是不?#30452;?#27492;的。

  哪里想到?#23380;?#20174;孔子出现后,这?#25351;?#23616;就渐渐地打破了。真的!再?#19981;?#19981;到从前了。

  从前!她是可以抱着乐歌哭的。现在!特别是被孔子打了一巴掌后,她再也没有勇气?#24403;?#20048;歌了。

  还有!乐歌也变了,不再是以前那个傻傻地乐歌、单纯地乐歌!

  “姐夫!”乐歌见孔子回来了,赶紧朝着那边招呼一声。

  “回来就好!回来就好!”孔子朝着乐歌点头道:“我跟你姐都为你着急呢!?#19978;?#29983;也为你担忧呢!你跑哪里去了?在沂邑城?”

  说到这里!孔子的脸色又当场变了下来。

  因为!他想起找上门来提亲的雷叔。

  雷叔过来提亲的事,?#31508;?#20182;不知道如何回答。结果!这不是?他的心里一直七上八下的?

  “谢谢姐夫!谢谢?#19978;?#29983;!谢谢姐!”乐歌?#25512;?#36947;。

  “呵呵呵!”闵世恭看着乐歌,呵呵地笑了起来。

  他越来越觉得:乐歌这人变化很大!不!这个人他还?#25970;?#26377;看透?这到底是个什么人?什么玩意?

  (本章完)

亚洲幻想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