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孔門學渣 > 第225章 孔子的生態觀

第225章 孔子的生態觀

  “梆梆梆!”

  院門繼續被人敲得山響,你問話人家就是不回答。聽那個聲音,力度很大應該是大人。

  “嗷!”樂歌的棗紅馬好像在提醒主人似的,嗷叫一聲。

  亓官氏趕緊從堂屋內出來,快步跑去開門。

  “誰啊?問話也不回答?”亓官氏一邊說著,一邊打開院子的門。

  樂歌也跟著出來了,站在屋檐下,朝著院子門口看著。

  “你?怎么是你?”亓官氏打開門,本來是黑著臉的,結果不得不變換成一副笑臉。

  自然!由于變化得太快,顯得很不自然。

  “我們回來了!”閔世恭不動聲色地說道。

  “我怎么問你你不作聲?”亓官氏報怨道。

  “我?我沒有聽見!”閔世恭睜眼說瞎話道。

  “你沒有聽見?”亓官氏都被閔世恭給氣笑了。心想:我那么大聲音問話你都沒有聽見?你聾子啊?

  “我當時心不在焉!”閔世恭解釋道。

  “心不在焉?”

  “我這不是?我?”閔世恭說道:“我跟孔丘一起回來的不是?就在剛才!孔丘說看見一只兔子,就攆兔子去了。我這不是?我一邊敲門一邊朝著那邊看著。結果不是?孔丘他?他跑沒了?”

  說著!閔世恭用手一指后面,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說道。

  樂歌站在屋檐下沒有動,一直朝著閔世恭看著。雖然隔了一個院子,有點遠,可他還是看出來了:閔世恭在撒謊。

  他為什么只敲門不推門呢?

  他為什么只敲門不說話呢?

  也許?他發現我樂歌回來了,他變太地認為我跟亓官氏有一腿。所以!他只敲門不說話也不進來。

  他為什么要這么做?他是在給亓官氏和我穿褲子的時間。

  孔子怎么也沒有回來?為什么遲遲不回來?應該不是發現了兔子,而是擔心撞見了好事。所以!故意讓閔世恭在前面打頭陣。

  他擔心撞見什么好事?擔心回來得太急了,我跟亓官氏的褲子來不及穿!

  不!是擔心胡亂中把衣服給穿錯了……

  樂歌齷齪地想著:這個閔世恭和孔丘,他們是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啊?我樂歌就是那種人?亓官氏就是那種人?你們都是什么人啊?想哪里去了?

  特別是這個閔世恭!你他馬地!你只敲門不進來又不說話你到底是什么意思?你羞辱人么?

  你是在侮辱我跟亓官氏的人格!

  反正!閔世恭只敲門不進來也不說話,就是變太心里在作怪。至于孔子?是不是半路上攆兔子去了?只有等孔子回來了證實一下才知道真假。

  “樂歌回來了!”亓官氏對閔世恭說道。

  “哦?”

  “我正在堂屋內跟樂歌說話呢!”

  “哦!”

  樂歌這才走下屋檐,往院門口走。一邊朝著閔世恭看著,一邊叫道:“閔先生好!”

  “樂歌好!你回來了!回來就好!”閔世恭應和道。

  這時!孔子才快步攆了回來。

  “兔子呢!”亓官氏看著回來的孔子,問道。

  “兔子!這么大!我以為是受傷的肥兔子,就想逮住了回來剝了吃!”孔子一邊走一邊比劃道。

  看他比劃的那個樣子,那只兔子至少有七八斤重。

  “兔子你能逮得住?兔子跑得快!不是說!跑得比兔子還快?”亓官氏嗔怪道。

  “哪里?我逮住它了!”孔子解釋道。

  “那兔子呢?”

  “我把它放了!”

  “放了?”亓官氏沒好氣說道:“那你攆它干嗎?你就吹牛皮!”

  心想:丘也學會吹牛皮了?

  “是一只懷孕的母兔子,好像要生產了。所以!我就放了它!”

  說到這里!孔子突然地良心一緊。他要是再怎樣地話?母兔可能就要當場生產了。

  可以看出來:這只快到臨產的母兔之前已經受到了驚嚇,才瘋狂地奔跑的。結果!又遇上了他。他是個大個子又年輕,三步兩步就攆上去。母兔實在是跑不動了,就趴在地上等死。

  從母兔等死的眼神中,孔子的心軟。所以!就沒有把它怎樣。

  其實!就算母兔不累趴下,只要他發現是只懷孕的母兔,都不會追殺的。

  “哦?”亓官氏這才明白過來,趕緊應了一聲。

  作為獵戶的女兒,亓官氏也知道獵人有一個規矩:不捕殺懷孕的獵物。就算這天沒有捕獲到任何獵物,就算家人等著獵物填肚子,都不殺懷孕的獵物。

  因為!你殺不僅僅是一只母獵物,而是!包括它肚子內的生命。而且!還有雞生蛋蛋生雞的生態循環。

  漁民也一樣:繁殖期一般是不捕魚的。

  這是古代人的生態觀念。殺雞取卵,得不償失!

  “樂歌回來了!”孔子見樂歌正在跟閔世恭說話,顯得很興奮。

  “他也是剛剛才回來的!我正在問他的話呢!”亓官氏趕緊說道。好像說慢了孔子會誤會似的。

  上次孔子打她的事,她還記在心里。這是孔子第一次打她,也是孔子的態度。

  所以!現在的她!特別在意這方面,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。

  以前的她!根本不注意這些細節,跟樂歌的關系保持以前娘家時的樣子。

  以前在娘家的時候,她跟樂歌是不分彼此的。

  哪里想到?自從孔子出現后,這種格局就漸漸地打破了。真的!再也回不到從前了。

  從前!她是可以抱著樂歌哭的。現在!特別是被孔子打了一巴掌后,她再也沒有勇氣擁抱樂歌了。

  還有!樂歌也變了,不再是以前那個傻傻地樂歌、單純地樂歌!

  “姐夫!”樂歌見孔子回來了,趕緊朝著那邊招呼一聲。

  “回來就好!回來就好!”孔子朝著樂歌點頭道:“我跟你姐都為你著急呢!閔先生也為你擔憂呢!你跑哪里去了?在沂邑城?”

  說到這里!孔子的臉色又當場變了下來。

  因為!他想起找上門來提親的雷叔。

  雷叔過來提親的事,當時他不知道如何回答。結果!這不是?他的心里一直七上八下的?

  “謝謝姐夫!謝謝閔先生!謝謝姐!”樂歌客氣道。

  “呵呵呵!”閔世恭看著樂歌,呵呵地笑了起來。

  他越來越覺得:樂歌這人變化很大!不!這個人他還是沒有看透?這到底是個什么人?什么玩意?

  (本章完)

亚洲幻想APP下载
甘肃快3今天专家推荐 广东36选7福利彩票 吉林微乐麻将官网站 三码是什么意思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走势 多少钱可以炒股 11选5每天赚200元不难 下载吉祥棋牌麻将 黑龙江十一选五最新开奖信息 pk10冠军3码全 黑龙江6+1开奖查询 30选5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 大地棋牌游戏客户端下载 广东26选5 广东11选5走势图 湖南幸运赛车官网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