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孔門學渣 > 第194章 急壞了亓官氏

第194章 急壞了亓官氏

  看完結好書上【完本神站】地址: 免去追書的痛!

  “他的事!我們管不了!嗚嗚嗚!”亓官氏說著,抹了一把眼淚。見孔子看著她,擔心自己哪里說錯了,趕緊抱著孔鯉走了。

  正好!此時的孔鯉,哭了起來。

  “噢!噢!噢!……”亓官氏一邊“噢”著一邊奶孔鯉。

  “既然這樣!我知道了!”中年人朝著孔子拱了拱手,起身告辭。

  “我這個舅子!他!唉!我們也不方便多說!他自己的事,還是由他自己來作主吧!”孔子也站起來,朝著中年大叔拱了拱手。

  “我知道了!知道了!”

  “樂歌小時候救過我妻子的命!所以!我岳丈就收留了他。以前的時候,他就在我岳丈的村子上,是個沒有爹娘的娃!他的爹娘還是誰,把他遺棄在山村里!他是吃百家飯長大的。我只能保證的是!他雖然有些傻,可本性不壞!”

  “我知道了!”中年人點頭道。

  “我還不知道?這位大叔您?提親的是哪里人?”孔子這才想起來,問道。

  先前的時候,因為不方便多問,所以沒有問。

  “沂邑!”

  “沂邑?”孔子點了點頭。

  對于魯國,他還是有些了解的。沂邑距離曲阜城不遠,就在狼妹那邊。狼妹那里,也屬于沂邑的地盤,沂邑管轄。

  “沂邑!先生去過沂邑?”中年人見狀,問道。

  孔子點頭道:“沂邑距離曲阜城不遠!沂邑城池我沒有去過,沂邑地面我去過。”

  “哦!告辭!”

  “慢走!”孔子應道。“樂歌與大牛二人,吃早飯走的,應該還沒有走多遠!”

  “謝謝!”中年人應了一聲,從院子里出來,快步往村子里走去。他的馬,還栓在一戶村民家門前的棗樹上。

  孔子見中年大叔走遠了,才轉身回院子。把院子門關了,并且插上門栓。

  亓官氏站在堂屋門口朝著院子門口看著。見孔子送走了中年大叔,她就一直焦急地朝著孔子看著。

  在她的感覺印象中,樂歌闖下大禍了。

  狼妹是什么人?狼妹很厲害的!樂歌敢背著她在外面找女人?要是狼妹知道了,不扒了他的皮才怪?

  何況!狼妹剛剛懷上娃,你就在外面找別的女人。她要是知道了!還不知怎么折騰呢!

  以前的時候,她就把你收拾得不要不要的!樂歌的身體,到處都是被她擰的皮肉傷,青一塊、紫一塊的!

  還有!看來這回樂歌找的女人,家里很不簡單!不管怎么說!能夠派兩個人來打探情況,就說明人家有錢有勢!不然!是養不活這么多閑人的!

  “丘?嗚嗚嗚!”見孔子回來了,亓官氏著急地迎上去,問道。

  “哭什么哭!”孔子低聲說道。

  “丘?這到底是怎么了?”回到屋內,亓官氏又問道。

  “還能怎么了?樂歌在外面又有了女人!看那個樣子,應該是個有錢人家的女兒!應該不是貴族!貴族不可能下嫁女兒給他的!除非!他上門入贅!”

  “嗚嗚嗚!”亓官氏小聲地哭道:“這可怎么辦呢?狼妹那邊!要是追問來了,我們怎么回答呢?”

  “如實回答!”

  “如實回答?嗚嗚嗚!”亓官氏哭道:“狼妹會殺了他的!”

  “那是他自找的!”孔子怒道。

  “嗚嗚嗚!”

  “我就覺得他這次回來不正常!還真的不正常!昨天下午才回來,今天早上就走人!原來!他是有婚約的!他要趕去沂邑成親!這這這?唉!這么大的事,他也不同我們商量一下?這這這?”

  “嗚嗚嗚!”亓官氏著急得直哭。

  “他既然不跟我們說,我們就管不了!由他去吧!”孔子嘴上那么說的,可心里還是很生氣的。

  顏路忙完手上的事,走了過來。他的臉上,帶著一副幸災樂禍的笑容。可當看見孔子的眼神后,嚇得不敢幸災樂禍了。

  具體情況他不知道,大概情況就是那樣:樂歌在外面另外找了女人。現在!女方派人來提親了!

  心想:樂歌啊樂歌!你長著幾個腦袋?你長了幾個膽?你?要是狼妹知道了,不扒了你的皮才怪?

  “你樂什么?”孔子的眼睛定格在顏路的臉上,問道。

  “我?”顏路當場一驚。隨即一副沒事的樣子,說道:“我沒有樂!先生!”

  “你也學會撒謊了!”孔子不動聲色地說道。

  “先生!嘿嘿!”顏路這才忍不住笑道:“我昨天就發現不對!那個大牛!叫樂歌姐夫!”

  “昨天?叫姐夫?”孔子問道。

  “昨天?你怎么不早說?”亓官氏責怪道。

  “昨天我問大牛,樂歌不讓我問。他說!他叫先生叫姐夫,之乎者也過去了!我當時就懷疑:明明是大牛叫樂歌姐夫的?怎么變成樂歌叫先生姐夫了呢?”

  “你?你怎么不早說?”亓官氏繼續責怪道。

  “我再追問!樂歌他打我!我就不敢追問了!”顏路老實回答道。

  “算了!算了!”孔子擺擺手,說道:“事情都過去了,再說有什么用?”

  “可這事?怎么算了?樂歌他怎么辦?”亓官氏又著急起來。

  “他自己找的,又不與我們商量!我們怎么幫忙?再說!這忙也沒有辦法幫啊?我們怎么幫?”孔子攤了攤雙手,說道。

  “嗚嗚嗚!我發誓過!要照顧他的!嗚嗚嗚!”亓官氏哭道。

  想想當初的誓言,想想樂歌面臨的“危險”,亓官氏著急得不行。

  “他現在還要你照顧么?”孔子問道。

  “他就一個傻子!”

  “他是傻子么?”

  “他不是傻子呢?嗚嗚嗚!”

  亓官氏與孔子在爭辯,顏路站在一邊看著兩人偷笑。

  “現在的樂歌,他精得很!他要是傻子!發生這么大事,他回來他不說?他能瞞得住?你看?他把大牛帶回來,一點風都沒有透!是不是?真的!滴水不漏!”

  “他還滴水不漏呢?他個傻子!就不知道人家派一個明的跟過來,又派一個暗的跟過來。他是把我們瞞了,還以為自己聰明!可他?不還是露餡了?

  中年大叔回去,還不會把什么都說了?你以為你不說,他就不知道?他應該在村子上打聽過了,才最后到我們家來的!

  嗚嗚嗚!你個傻子!樂歌你個傻子!你以為你聰明么?你就是個傻子!……”

  《txt2016》網址:超【十萬】完本書籍站,手機可直接下載txt

亚洲幻想APP下载
山东11选5开奖走势图 黑龙江p62龙江风采p62 股票怎么开户啊 星悦陕西麻将官网 贵州11选5基本走 大型理财平台排名2018 南京麻将算法100进园子 3分彩开奖号码结果 每月有5000元闲钱如何理财 广东11选五什么时候开盘 天盛棋牌? 黑龙江快乐十分麻将玩法 河北省十一选五走势 好彩1开奖结果直播 采30选5开奖公告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在哪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