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历史小说 > 孔门学渣 > 第172章 孔子的仕途首次不顺

第172章 孔子的仕途首次不顺

  “好像在?#30340;?#22992;夫的坏话呢!”大牛小声地说道。

  “什么?”乐歌一听,当场就傻眼了。

  本来以为,自己可以装比一下。结果!是别人在说姐夫的坏话。

  心想:我怎么就没有听到呢?

  “说什么了?”乐歌神色大变,追问道。

  “说?”大牛本来是一副?#20197;?#20048;祸地样子,可当看见乐歌的神色后,当场就楞住了,不?#20197;?#35828;。

  “说!”乐歌逼问道。

  “我?我?我没有听清楚!”大牛搪塞道。

  “说!你都听到什么了?”

  “我?”

  “说!”

  “我?”在乐歌的逼问下,大牛?#22351;?#35828;道:“我也没有听得清楚!好像?#30340;?#22992;夫在鲁国的朝堂上混饭吃,不干活,领一份俸禄!”

  “怎么可能呢?”

  “这这?这又是不我说的!是!是!是他们说的!”大牛说?#29275;?#29992;手一指那边。

  “他们还说什么了?”

  “他们还说!你姐夫虽然是鲁国的账公,管理鲁国国库账目的。可是!并没有实权!管理鲁国国库账目的事,由季氏派人管理。所以!你姐夫只是个吃闲饭的,并没有实权,管不了账目,并不是账公。”

  “这?”乐歌听了,当场瘫了。正如他猜测的那样:孔子自从?#39029;?#21464;国?#24049;螅?#23601;没有实权,一直闲着。

  “他们还说!你姐夫办私学的事,你姐夫以前的那些破事……”

  乐歌把右手伸出,阻止大牛说下去。

  “姐夫?你?你没事吧?”

  乐歌又把右手伸出,阻止道:“我没事!走!我们回家!问我姐夫去!”

  “这?”大牛看着已经端上来的酒菜,很是舍不得。

  “吃!喝!”乐歌改变主意道。

  那边!两个说孔子的人,发现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。也就停止了说话,专心的吃喝起来。

  在这个等级森严的社会里,不是?#25226;?#32773;无罪”,而是“乱说犯法”。

  其实!在任何社会里,都是乱说犯法的。只有:弘扬主旋律,传播正能量,歌颂祖国好、领?#21152;?#26126;万岁,才是受欢迎的。

  历来如此?#22909;?#26126;说的是假话,口是心非,不犯法反而受表彰。

  吃完饭,乐歌带着大牛就匆?#39029;?#26469;了。

  乐歌没?#34892;?#24605;再带大牛逛街,一心想回家。可为了讨好大牛,又不得不带着大牛逛了一会儿大街。

  曲阜城并不大,大街也并不繁华。不过!比沂邑城大、繁华。

  大牛跟随主子费清去过很多地方,比如说:齐国的都城临?#20572;?#23601;是一个很大的城?#23567;?#19981;仅城内面积大,城墙外面的街道,跟城内一样。

  还有!周天子居住的洛邑城,也是一个超级繁华的城池。

  鲁国的都城曲阜,在这些大城市面前,真的!小巫见大巫了。

  “姐夫!回家吧!”见乐歌并没?#34892;?#20107;逛街,他也一样无所谓。

  “好!回家!”乐歌强颜笑道:“不然你还以为我是骗子,没有家呢??#20472;伲 ?/p>

  “姐夫!也是奉命行事!哪里呢?”大牛解释道。

  从曲阜城内出来,乐歌带着大牛没有再停留,直接往孔子家来了。

  下午的学堂,正在上课。院子的门是关的,并且从里面插上了门栓。院子里,传来朗朗读书声。

  “这就是我姐家!学堂就在院子里,院子的上面,搭建了晴雨棚!”乐歌向大牛介绍。

  大牛很好奇,把脸贴到门上,眼睛通过门缝朝着里面看着。

  院子里,地面上坐了二三十个念书的娃娃。有大有小,大的十几二十岁,小的只有五六岁、七八岁。

  屋檐下,一个四五十岁左右的老者,真在带领娃们念。老者在前面念,学生娃们跟在后面念。

  乐歌站在一边,一时之间情绪万千。

  这次他出门?#34892;?#26102;间了,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?不知道狼妹那边发生了什么事?他最担心的就是:千万不要狼妹也在这里?

  要是狼妹也在这里,那么!他的麻烦就大了。

  以狼妹的性格,他要是知道你在外面另外找了女人,她不杀了你才怪?

  是啊!你才跟她好上,她才刚刚怀上娃,你就在外面找新的女人,她不杀你才怪?

  想起狼妹的狠,乐歌都不由地吓?#27809;?#36523;颤抖了一下。

  曾经的他!被狼妹给拧的,身上到处都是皮肉伤。

  狼妹不打你的脸,就在你身上看不见的地方拧你的皮肉。痛得你不要不要的!直到求饶为止。

  不是他打不过狼妹!而是!这个女人太厉害了。除非!你把她杀掉!不然!她不赢了她都不会放过你!

  说真的!一想起狼妹的狠,他身上被拧的地方仿佛还在痛。

  “姐夫!你?你怎么了?”大牛见乐歌那一脸痛苦地样子,问道。

  “不要叫我姐夫!叫我兄长!”

  “兄长!方兄!”

  “?#29275;?#24456;好!”乐歌点头道:“娃们下课了没有?”

  “还没有!”

  “下课了再敲门!不然!是要挨骂的!那个带头念书的老头,很厉害的,他骂人眼睛都不眨一下,瞪着你骂!”

  “嗷!……”枣红马可能是回家了很高兴,嘶叫了一声。

  “呜呜呜!我弟弟回来了!乐歌回来了!呜呜呜!”

  院子里,传来亓官氏发嗲的哭腔。

  听到马匹的?#24187;?#22768;,闵世恭停止了念书,站在屋檐下的讲台上朝着院子门口看着。

  亓官氏抱着孔鲤,快速穿过院子,过来把院子门打开。

  “乐歌!你可回来了!呜呜呜!”

  “姐!姐!怎么了?姐?”乐歌见状,赶紧问道。

  他看出来了:家里可能真的发生了什么事?

  “回来!回来!回家说!呜呜呜!你姐夫他!呜呜呜!……”

  “怎么了?姐夫他怎么了?孔子他怎么了?”乐歌追问道。

  “回来说!回来说!”亓官氏这才注意到:乐歌带回来一个人。

  “姐!他是我的朋友!朋友!”乐歌赶紧介绍道。然后!对着大牛说道:?#20843;?#23601;是我姐!叫姐!”

  “姐!”大牛听话地叫道。

  “?#29275; ?#20115;官氏答应一声,说道:“快进家啊?娃们还要上?#25991;亍!?/p>

  乐歌、大牛把马牵进院子,栓在角落里。然后!提着猎物进屋。

  也就在乐歌与大牛进院子的那一刻,跟随而来的那个?#24515;?#20154;,正好?#33756;?#36807;来,看见了。百镀一下“孔门学渣爪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
亚洲幻想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