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孔門學渣 > 第82章 跟小朋友做同學

第82章 跟小朋友做同學

  “方忠?方恕?”樂歌聽了,先是一楞,隨即問道:“這名字是孔子給他們取的吧?”

  “孔子?”

  “誰是孔子?”

  兩個妾室聽了,當場一驚。隨即!也就釋然了。

  是啊!孔子!他是孔子!孔丘當稱子!

  這年的孔子!在魯國還沒有人尊稱他為孔子。雖然他去年在宋國時就被人稱孔子,可魯國人并不買賬。

  一個曾經在喪禮上吹喇叭的人,他有何德何能,稱子呢?

  你有才學或者對別人有貢獻,別人服你,才愿意稱你為子。

  現在的孔子,在魯國還沒有多少成績!雖然開了私學,可開的是幼兒園。而且!只是村子里的幼兒園。

  雖然在魯公的手下做事,給魯公家里管理農村事務,你也只是一個打工的。

  所以!不配稱孔子!

  可這兩位妾室卻聽夫君說了,孔丘將來必是圣人。所以!樂歌說到孔子,她們也就接受了。

  “那是以前的事,方恩人來找丘,給娃取名。丘就給兩娃取了這個名字。”亓官氏一只胳膊摟著一個娃,對樂歌說道。

  方忠、方恕兩人都朝著面前的這個陌生人看著,有些害怕,又不是太害怕。

  陌生人他們見得多了,可面前的這個陌生人,好像跟別的陌生人不一樣。

  面前的這個陌生人,臉上的表情一驚一乍地。而其他陌生人,對他們都很友好。

  兩個妾室見外面的孩子們等得不耐煩了,也就沒有理會里面的事,提著食物箱出去了。

  “忠恕!忠恕!一聽就知道是孔子給他們取的!但愿如此吧!你們長大了都能理解忠恕的意思!”樂歌朝著方忠、方恕兩人看著。

  兩個小家伙試圖大膽地朝對方看,結果被對方的眼神給嚇住了。

  “他們兄弟兩個可聰明了!樂歌!他們是方恩人的兒子,你可不要嚇著他們了?”亓官氏摟了摟兩人,提醒樂歌道。

  “我欺負他們小娃干嘛?嘿嘿!他們的娘親!還真的很美呢!那個身材!那個(山峰),那個(屁股),還有那個腰……”

  想著對方的那個身材,樂歌的口水都流了下來。

  “我警告你!你想都不要想!否則!我不認你這個弟弟!”亓官氏正色道。

  “我這不是說說?我又沒有摸她們?咳咳咳!”

  樂歌嘴上這么說的,心里卻叛逆地想:我就摸!我就要睡她們!怎么著?只要她們高興!怎么著?嘿嘿!

  當然!只是叛逆地想法,并不一定要這么去做。

  既然阿姑這么在意、孔子也那么在意,你就不能亂來。還是那句話:要是她們認為我長得帥,愿意跟我睡,那也不能怪我!

  是不是?面對美女的誘惑,我情不自禁!是不是?

  “她們以前都是魯公的侍女,這不?方恩人救了魯公,魯公就把她們賜給了恩公!我跟你說過了!魯公的人,能不美麗?是不是?”

  院子里,又傳來了孩子們的歡笑聲。

  兩個妾室提著食物箱,挨個地發放點心。

  孩子們坐在那里沒有坐,接過點心后并沒有吃,眼睛饞巴巴地看著點心。只有等到大家都有了點心,才能一起吃。

  對于孩子們來說,過了好漫長的時間,點心才發放完畢。

  兩個妾室見多出了一些,就分發給圍觀的村民。昨天或者以前已經分發的人今天就不分發了,只發給那些沒有嘗過的人。再剩下的,拿回來交給師娘亓官氏。

  村民們也自覺,已經嘗了你給他們他們也不要。相反!還會告訴你:誰沒有嘗。

  每天到了下午吃點心的時候,村民們只要有空,都會過來圍觀。

  有不少村民,得到點心后自己舍不得吃,只是象征地嘗一點。然后!帶回家給家里人嘗新。

  “這是魯宮內的點心!”

  大家覺得很榮幸,能夠吃到魯宮中的美食。

  “從明天起!你就不要再去打獵了!你就留在家里,跟娃娃們一起,念書識字!”亓官氏(阿姑)很認真、嚴肅、一本正經地說道。

  “我跟娃娃們一起念書識字?我?”

  樂歌聽了,都被氣笑了。

  真的!自己一個堂堂三流大學畢業的大學生,竟然穿越重生過來跟這些小屁孩們做同學?

  這不是羞辱人么?

  這是對我人格的侮辱!

  “你認識字么?”見樂歌不愿意,亓官氏(阿姑)問道。

  “這?”樂歌一時答不上來。

  古代的字跟現代漢字不一樣,瞎蒙他還能認識幾個字。要是讓他一口答,還真的答不上來。

  “你認識天地人馬么?”亓官氏問道。

  “認識!”

  “這個不錯!你剛才學了!”亓官氏改口道:“你認識牛么?你認識男人的男字并怎么寫么?女人的女字并怎么寫么?老人的老字并怎么寫么?娃娃的娃字并怎么寫么?……”

  亓官氏一口氣說出了好多字。

  樂歌聽了,一陣頭大!這些字!他還真的不認識。他不是學古文的,更不是研究古代文字的,又不是考古類的專業,哪里會認識春秋時期的文字?

  見樂歌答不上來,亓官氏得意地說道:“就這么定了!從明天起!你就跟娃們一起,認真念書學習,天天向上!”

  “這個?這多丟人啊?”樂歌一臉哭喪地說道。

  “這怎么丟人了?你應該覺得是一種榮耀!能念書的人,都是有面子的!”

  “這還有面子啊?”

  “再則!長期這樣也不好!院子的門開著不安全!所以!你跟娃們一起念書也有一個好處,保護娃們!”

  “這個?”

  “丘也很擔心!這樣開著院子門辦學不安全。可是?不開著門辦學怎么辦呢?別人不知道你家辦學,怎么辦學啊?是不是?所以!丘說!你要是在家里就好了,既可以一起念書識字,又可以當護衛,保護娃娃們。”

  “我當護衛還差不多!”

  “丘說!以后私學辦成功了,不愁生源了,就關門辦學。上課的時候!不容許別人在一邊觀看,以免影響娃們學習。有人在一邊觀看,就會影響娃們的注意力……”

  “這個姐夫都知道啊?”樂歌驚訝地問道。

  “你以為啊?你姐夫不知道?他不知道他還能辦私學?”亓官氏不無得意也一點不謙虛地說道。

亚洲幻想APP下载
朋友局河南麻将有挂吗 秒速飞艇为什么这么坑 7月2日世界杯比分预测 街机电玩捕鱼真千炮 宝博棋牌最新版本下载 现在什么股票好 微信打鱼游戏破解教程 老吉祥棋牌下载安装 一分赛车全天公式计划 斗棋湖北麻将安卓版 电玩街机捕鱼游戏下 辉煌棋牌游戏更新下载 河南22选5开奖结今天结果 皇冠比分指数 nba历届状元 全来湖南麻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