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孔門學渣 > 第72章 不會做飯

第72章 不會做飯

  不一會兒,孔子從廚房那邊出來,一邊走一邊在圍裙上搓著手,眼睛朝著這邊看著。

  到了近前,朝著樂歌傻笑了一下,再看向阿姑。

  “吃飯吧!”

  “吃飯!吃飯!”阿姑的臉色一變,應道。

  “吃飯!吃飯!我肚子還真的餓了!”樂歌也應道。

  他還就不信了:孔子能做出什么美味來?

  雖然剛才孔子的刀工可以,切菜切得砧板嚓嚓響。

  傳說中的孔子!好像五谷不分。很多東東,他都分不明。

  所以!樂歌就懷疑:孔子是不是只學其形,而不會其本。

  切菜會切并不代表就會烹飪,烹飪是一門學問,既要把握火候,又要把握時間長度,還要掌握作料的用量和施放時間……

  說孔子五谷不分,很明顯!是有人在故意挑剔,黑孔子。

  孔子有才學,那些有嫉妒心的人,就會羨慕嫉妒恨。

  我們每個人都有短處,都有不知道的東東、事物,是不是?

  孔子不是種地的人,不接觸莊稼,哪里能分得清農作物的名稱與品種呢?是不是?

  就算是種地的,各地種的農作物不一樣,你也只能認識本地的農作物,外地的農作物你不一定就能分得清。是不是?

  南北溫度大,農作物的品種就不一樣,南方人不知道北方人種的是什么農作物。北方人也一樣,不知道南方人種的是哪些農作物。

  孔子小跑著去廚房端菜等什么,看他的那個樣子,很緊張。

  樂歌裝傻,坐在那里沒有動。

  現在的孔子家里,吃飯的地方也在這里。面前的案幾,就是餐桌。不是電影、電視劇中那樣:一人一個案幾。而是!就一個大案幾。跟現代社會家庭中的茶幾一樣,三面都是沙發,面前一個茶幾。

  天子、君王那里,是這樣地!一人一個案幾,坐的位置也是有講究的。天子、君王高高在上,下面兩邊按照官職大小、親近度如何來排座位。

  親近的人、官職大的人,坐在靠近天子、君王的位置。其他人員,都離得遠一些。

  客卿等重要客人,他們的坐席更靠近天子、君王。以示對他們的尊重、重視、親近。

  一般貴族家里,平時裝比的時候,客廳里也是按照這種“坐法”。

  而到了一般人家、窮人家里,就無法坐到。試想:房子都沒有,哪里有那么多案幾來裝比?

  所以!大多人家,就跟現代社會的人家一樣,三面是沙發,大家共中間一個茶幾。

  為了省事,吃飯的時候,茶幾就變成了餐桌。

  阿姑的肚子很大,想去幫忙,可動了動身子還是算了。

  孔子用一個托盤,把吃飯的家伙、菜等什么地,分幾次端了過來。案幾上擺得滿滿地。

  樂歌坐在那里沒有動,一副娘家小舅子的樣子,朝著孔子看著。

  現在的孔子,還不是圣人,也裝比不起來。現在的他!就是一個無業人員,靠吃老本生活。另外!還不止他一個人生活,還有妻子和妻子肚子里的娃。

  沒有收入來源,生活壓力很大。

  他想改變自己,卻又面臨著許多困難。他想改變現實,卻找不到突破口。

  所以!此時的孔子,跟他大學畢業后找工作時的情況一樣。沒有工作,沒有收入來源。另外!還要養活女朋友。

  也就在那個時候,同居三年的女朋友被富二代萬聰林給騙走了。

  那個時候的他!真的!當時的處境無法形容。

  此時的孔子!大概也是這樣地處境吧!雖然“女朋友”不會出問題,可工作、事業上一點起色都沒有。

  樂歌想:孔子表面上很勤快,但內心卻是不平靜、不服輸的。沒有辦法,他才下廚房干活。要是有辦法,他才不會下廚呢!

  盤中菜的刀工切得還真的可以,烹飪出來后擺放在盤中,都是有規矩的,好像宮廷中的筵席。

  表面上看:火候好像也可以,顏色很正,香味也可以。

  樂歌有些忍耐不住,想吃。可還沒有等到他動手,阿姑就動手了。

  只見!阿姑拿起筷子,看準了一個菜品就夾了過去。才放到嘴里嚼了兩口,就扭頭朝地上吐。

  “呸!呸!呸!……”

  接連吐了幾口后,才瞪著眼睛看著站在一邊的孔子,責怪道:“鹽巴不要錢啊?鹽巴是撿來的?放這么多鹽?”

  “咳咳咳!”孔子看著阿姑,傻笑道:“上回!你說鹽放少了。這回!我加了鹽!”

  “這是青菜!消耗大,只要放一點點鹽巴!那些消耗小的菜品,才能放多一些鹽巴!”阿姑調教道。

  “咳咳咳!記住了!咳咳咳!”

  做錯了事的孔子,只得認慫,任由阿姑責怪。

  阿姑見這盤菜太咸沒法吃,只得把它倒在其他菜品里,攪拌在一起。然后才招呼樂歌吃。

  從表面上看,所有菜品都沒有問題。其實!不僅僅這個菜鹽放多了,每個菜都烹飪得有問題。不是鹽放多放少了就是火候不夠,或者!火候過頭。

  孔子!他不會做飯!

  湊合著吃了這一頓,孔子為了彌補自己的過錯,又去洗碗。

  樂歌仍然坐在那里,跟娘家舅子似的。

  飯前說了孔子的處境,飯后!阿姑就追問起樂歌:來魯國干什么?

  “我把族長殺了,在村子里呆不下去了!”樂歌老實坦白。

  “族長真的是你殺的?”阿姑驚問道。

  關于族長被殺的事,上次阿姑就聽說了。那兩個后來的老家伙,把族長被人殺死的事說了。還有!樂歌使用的那把刀,好像是族長家的柴刀。

  “是我殺的!”

  “你的那把刀呢?是族長家的?”

  “是!”

  “你?”阿姑嚇了一陣子,問道:“我聽我爹說!你跟張寡婦好了,你?你跑了那張寡婦怎么辦?”

  “爹說張寡婦懷的是他的娃!”樂歌不動聲色地說道。

  “我爹?”阿姑睜大著眼睛,不敢相信地問道:“我爹說的?你們?你們?你們這不是亂了倫理?你們?嗚嗚嗚!……”

  “亂什么倫理啊?”樂歌裝著一點事都沒有地樣子,說道:“當時老族長的后代把張寡婦給綁了,要殺她。爹只得站出來,說張寡婦懷的是他的娃。這樣!就把張寡婦給救下來了……”

亚洲幻想APP下载
上证指数今日 辉煌棋牌里面的玩家是脱吗 快乐飞艇计划网址 江苏省七位数开奖结 股票配资平台ˉ选杨方配资靠谱 山东扑克牌开奖走势图 足球简笔画图片 上海天天彩选4* 大众麻将游戏下载免费敲麻 麻将来了官方下载 sg飞艇是全国统一开奖吗 大乐′透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b贵丰配资 世界杯比分图 北京pk拾历史开奖记录 数据股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