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孔門學渣 > 第66章 亓官熊把我當人看了

第66章 亓官熊把我當人看了

  張寡婦換了一身新衣服,帶著一股清新的香氣來到亓官熊家。

  她沒有帶菜等什么來,空著手來的。來后!直接跪到樂歌的身邊,剛才王寡婦跪過的位置上。

  先前回家后,她把尿濕的衣服換了,又洗了一個澡,換上干衣服后就來了,根本沒有時間“烹肉”。

  “娘!”

  樂歌扭頭朝著張寡婦看著,叫了一聲。

  “撲哧!”有人聽了,不由地笑出聲音。

  “哈哈哈!”其他人楞了一下,也都大笑起來。

  亓官熊瞪了樂歌一眼,見樂歌真的能裝,只得朝著張寡婦招招手,說道:“過來!”

  等到張寡婦爬起來跪到他的身邊后,亓官熊又低聲喝道:“你忘記老了?你?你想干什么?”

  “嗚嗚嗚!”張寡婦見亓官熊翻臉不認人,當場就哭了起來。

  “你圖什么?你不就是想再生一個娃,老了有一個依靠么?現在!你懷上娃了,你還想怎樣?你還想一個男人陪你終老么?”

  “嗚嗚嗚!”

  “做人!要知足!活著!能活下去!你就應該感到知足了……”亓官熊黑著臉,把張寡婦狠狠地訓了一頓。

  表面上!他是在訓張寡婦。其實際上!他是在暗示張寡婦和樂歌:他不可能跟張寡婦在一起生活的。

  都什么事啊?是不是?

  當時我不是為了救你?才說你懷的娃是我的種?你以為當真了?我就想睡你?

  因為說得有些模棱兩可,所以!村民們并沒有聽出來:還以為張寡婦懷的可能真的是亓官熊的種子。

  張寡婦是個聰明人,自然知道:亓官熊在暗示她,不會跟她在一起生活的,更不會與她睡覺的。當時說那樣地話,完全是為了救她,保護她和肚子里的娃。

  樂歌自然知道:亓官熊不僅是在說張寡婦,也是在說給他聽。暗示他:他亓官熊沒有占有張寡婦的意思。

  大家后來又說了一會兒話,也就散了。

  張寡婦被訓了一頓后,坐了一會兒就回去了。懷孕的女人,還是比較貪睡的。她覺得累,見路被亓官熊給堵死了,再呆在這里也沒有意義,所以就走了。

  亓官熊沒有留樂歌在家里住,交待一番后就讓樂歌先去鎮邑。等他處理完手頭上的事,就下山去鎮邑,給他辦理身份證。

  為了安全起見,樂歌也不想在亓官熊家停留。趁著天還沒有完全亮,就騎馬離開了山村,去鎮邑。

  來到鎮邑,正好是趕早集的時間。

  樂歌找了一家客棧,把馬安頓好后,就去集市上吃飯,然后買了白天吃的食物回客棧。

  洗了一個澡后,就把門關了睡覺。

  在亂世中,白天是最安全的。

  第二天中午時分,亓官熊才找過來。

  所謂的鎮邑,其實就是當地的土地主們居住的地方。

  這里的大多數土地,都是他們祖上的封地。

  作為鎮邑的領導,一般都是世襲而來的。他們在當地擁有一定數量地土地,又有相當地頭腦,然后就承襲了爵位。

  因為居住在這里,處理當地的事務、收取賦稅,這里便成為了行政中心。久而久之,就形成了集市。

  亓官熊作為新族長,自然在鎮邑這里有登記。對于鎮邑上面的情況,他也是很熟習。所以!一打聽就打聽出來了:樂歌住在哪里。

  找到樂歌后,就帶著樂歌去辦理身份證。

  結果運氣很好,鎮邑內的畫師正在崗。當場就給樂歌素描了畫像,然后刻錄到竹簡上。也就一會兒的時間,就制作出了一張宋國居民身份證。

  要不是亓官熊與鎮邑內的人很熟,都不會這么順利的。

  以前的時候,亓官熊經常以最優惠的價格賣獵物給鎮邑內的人。久而久之,大家都認識他。現在!他又當上了亓官氏家族的新族長,有了身份地位。所以!鎮邑內的人,都愿意給他面子。

  辦理完身份證,亓官熊并沒有回家,而是跟隨樂歌來到客棧內。

  他在鎮邑上面很熟,與客棧的掌柜也熟。客棧的掌柜經常買他的獵物,一來二去就成了朋友。

  亓官熊要了酒菜,與樂歌在房間內喝酒說話。

  樂歌的變化,讓亓官熊不得不重新認識、對待他。

  在亓官熊的記憶里,樂歌一直就不是傻子。小時候的樂歌,人很精的,很討人喜歡。要不然!一個孤兒是長不大的。樂歌變成傻子,是很樹上摔下來摔壞腦子開始的。

  自從摔壞腦子后,樂歌才變成后來那樣,有些傻乎乎的,反應比別人慢,思想比別人慢。但是!絕對不是傻子。

  你要是把他當成傻子,你就大錯特錯。

  可如今的樂歌!發育成熟后的樂歌,又變回來了。

  幾個月不見,樂歌徹底長成大人了。身高比他還要高,也很魁偉。跟之前的樂歌相比,判若兩人。

  在說話、處事上面,也完全變了。

  所以!亓官熊不得不重新認識一下樂歌,不得不與他推心置腹地談一次。

  樂歌是他和阿姑的救命恩人,他不得不關心。

  再則!樂歌要去的地方,是阿姑和孔子那里。他要是不問清楚,不摸清楚樂歌的底,他是不會放心的。

  “你就不要在我面前裝了!我已經知道了,你的身體恢復了,不再是過去的那個樂歌。可能是發育的原因,你過去摔壞的腦袋,好像全部好了。但是!我還是不放心!你告訴我?你還想殺孔丘么?”

  亓官熊沒有避諱,直接問道。

  “爹!”樂歌爬起來,給亓官熊磕頭。然后說道:“那是以前!我腦袋還沒有長好,犯傻,要殺孔子。現在!我不殺他了!我想到魯國去跟他念書,好好做人!謝謝爹!那次沒有殺我!謝謝爹!一直照顧我!謝謝爹……”

  亓官熊打斷道:“不用謝我!我還要謝你!是你!先救了阿姑,再救了我!應該謝的人是我!我謝謝你!起來!坐下!說!你還想娶阿姑么?還想殺孔丘么?”

  “爹!我不會殺孔子了!我去魯國跟他念書。我想看著他,到底是不是言行一致?我想想看看他,能不能堅持下去?爹!他要是做不到!我瞧不起他!爹……”

  “嗯!好!”亓官熊滿意地點頭道:“我向你保證!照顧好張寡婦和她的娃!還有!王寡婦她!她對你很好,你們之間……”

  樂歌沒有敢說實話,只是讓亓官熊一樣照顧王寡婦。

  亓官熊知道樂歌不愿意說,也就沒有再追問。他大概地猜測出來了,事情絕對不是那么簡單。

  不說就不說吧!有些事,無須說得那么清楚明白,彼此心知肚明就可以了。說得太明白了,反而不好。

亚洲幻想APP下载
手机qq麻将下载 qq彩票官方网站 福州麻将手机版下载 3d近十期试机号 贵州捉鸡麻将下载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前50期 福彩3d包5个号多少钱 棒球比分直播雪缘园 中超最新消息 富贵乐园棋牌游戏下载大全 麻将新手入门基本规则 德国彩票赛车pk10 竞彩足球比分新浪网 炒股票怎样看k线图 pk10五码两期全天计划 欢乐五张棋牌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