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历史小说 > 孔门学渣 > 第61章 乱世的人不讲理

第61章 乱世的人不讲理

  也就在亓官熊与乐歌说话的时候,村子里突然的有了动静。狗狗们狂吠着往村子外面跑,另外!好像有不少人跑动的脚步声。

  “梆梆梆!”

  亓官熊正准备出去看看,门被人拍得山响。

  “族长!族长!族长!出事了!出事了!……”

  门外!一个村民着急地喊着。

  亓官熊惊慌了一下,随?#21019;?#24212;道:“什么事?什么事?”

  来不及点灯了,亓官熊就过去把大门打开。

  乐歌一个闪身,躲到一边。

  “不好了!有人看见乐歌骑马回来了,乐歌的马就栓在村子的外面。老族长家的后代们,得知乐歌回来了,就把张寡妇绑起来了。”

  “他们绑张寡妇干什么?”

  “他们说!张寡?#20928;?#30340;是乐歌的娃!乐歌要是不出来,他们就把张寡妇给杀掉。”

  “他们要杀张寡妇?人呢?你在哪里?”亓官熊一边说着,一边冲了出去。

  “他们把张寡妇绑到乐歌的马那边去了,逼乐歌出来。”

  两人一边说着,一边往村子外面赶。

  听说把张寡妇给绑了,乐歌当场就吓住了。一时之间,他也不知道怎么办?

  村子外面路边树上,张寡妇被老族长家的几个孙子给绑在上面。

  周边!围着七八个高举着火把的村民。

  老族长的几个儿子,也站在一边。他们的眼神扫视着所有前来的人,好像在逼迫着别人。

  老族长的几个儿子,都不是正常人,都是战场上下来的残疾人,?#22791;?#33162;断腿的,年龄很大了。但是!都很霸气。平时的他们,很少出门,都缩在家里当?#39029;ぃ?#35843;教着儿孙们。

  老族长家的这几个孙子,都是二十几岁三十岁不到。因为祖父是族长,他们从小就很横。不过!祖父平时压着他们,不敢天天出来横。但是!只要有机会出来了,一个个都要惹事的。不惹点事出来,好像就没有存在?#23567;?/p>

  乐歌小时候,也受过他们的欺负。但是!因为有村民们护着,他们也不敢把乐歌怎样。

  再则!他们也就仗势欺人,没有什么实力。

  他们打不过乐歌,也就逞一下嘴巴之能。

  有一次惹毛了乐歌,乐歌冲上去就把他们给抱摔了。

  “嘿嘿嘿!你是族长家的孙子,我不打你!”

  乐歌没有再打他们,反而嘿嘿嘿地傻笑着。

  “你们敢动我!等我儿子回来了,他会挖你家祖坟的!你们?你们想干什么?干什么?”

  张寡妇见围过来的村民多了,开始反抗,冲着老族长的儿子、孙子们喊着。

  她被五花大绑在树杆上,因为是女人,山峰?#35805;?#24471;更加突出。如果不是气?#25112;?#24352;的话?看见她的山峰后,会让人有生理上的反应。

  真的!那两座大山太诱人了。

  “你儿子!你儿子多少年都没有回来了!可能已经死在外面了!”

  “还你儿子呢?你个烧货!你给我艹我都不会!也只有乐歌那个傻子,他没有见过女人,才要你!”

  “你个烂瓜货,里面应该比粪坑还要臭!我呸!”

  “你躺在那里我家的公狗都不会上!也就乐歌那个傻吊……”

  “住口!”就在这时!亓官熊跑了过来。

  “族长!你不要护着乐歌!”

  “族长!你来了正好!乐歌杀死了我祖父祖母,他回来了,不知道躲在哪里?他要是不出来说清楚,我就杀他的女人和他的种!”

  “熊爷!你可要为我们作主啊!你是族长!你可要主持公道,为我爹娘报仇啊!”老族长的一个断腿儿子拐了出来,迎着亓官熊说道。

  “一定会为你们作主!为老族长报仇!一定!”亓官熊朝着老族长家的这个断腿儿子点头说道。

  “现在!乐歌回来了,你可要为我们作主!把他杀了,用他的心来祭祀我爹我娘!”

  “对!用乐歌的心来祭祀我爹我娘!”

  “对!用乐歌的心来祭祀我祖父、祖母!”

  “把乐歌的心挖出来!”

  “把乐歌的心挖出来祭祀!”

  “他乐歌要是不出来,就杀他的女人,杀他的后代!用他的儿子来祭祀……”

  老族长的后代们,起哄一般地吼叫着。

  “我不是跟你们说了?老族长不一定是乐歌杀的!没有人看见乐歌。二狗子也只是说!那个人?#34892;?#20687;乐歌,是不是乐歌,他没有看清楚!是不是?”亓官熊解释道。

  “族长!你明明在帮乐歌!”

  “熊爷!你明明在帮乐歌!”

  “亓官熊!你是在帮乐歌说话!乐歌是你养子,又救了你们父女的命,所以!你护着他!亓官熊!你不配当族长!亓官熊!你不配当族长!”老族长的一个孙子用?#31181;?#30528;亓官熊,没大没小地嚷嚷着。

  按照亓官氏家族的辈分,他是孙子辈,可他却直呼亓官熊的名字。

  亓官熊见状,气得发抖。

  乐歌的马被人牵了过来,马背上有乐歌的包袱。包袱鼓鼓地,一把大砍刀的刀柄露在外面。刀柄上,还系着一块红色的绸缎布,很鲜艳地。

  这匹马被人牵住了,但并不老实,不停地蹦跳着。周边人见状,都不敢上前。

  这是一匹枣红色的马,黑?#24120;?#33046;子上的鬃毛很厚实。一看就知道:这是一匹宝马、烈性马。

  这匹马要是奔跑起来,脖子上的鬃毛会展开的,不停地抖动,很好看的。真的!有那种野马分鬃的气魄。

  “嗷!……”

  可能是发现情况不同,枣红马突然地发出一声嗷?#23567;?#28982;后!前蹄跃起,往那个牵着缰绳的人面前扑去。

  遗憾地是!缰绳被人牵住了,它挣脱不了。不然!它会跑掉的。

  “畜生!讨打!”旁边的一个人见状,提着木棍上前,作势打马。

 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,最终没有打下去。

  枣红马见自己被控制住了,也就乖了下来。好汉不吃眼前亏,只得装比认栽。

  老族长家的一个孙子上前,把马背上的包袱取下来,借着火把的光亮把包袱打开,把那把大砍刀拿了起来。

  “这把刀不是我祖父家的柴刀!”那个孙子把大砍刀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,又掂量了一下份量,说道。

  “不是?怎么不是?”又一个孙子上前,夺过大砍刀,翻来覆去地看着。结果!也觉得不是!

  这把柴刀的份量太轻,而且!是一把新刀。

  其他人也不相信,都争相上前,把大砍刀拿在手里查看。结果!都一致认为:这不是老族长家的那把柴刀。

  这把刀不仅份量轻,年份也不长。

  从外形上来看,倒是有几分像。

  闻一闻上面,倒是有着血腥味和臭味,好像才染了血不久。

  “乐歌!你给?#39029;?#26469;!你不出来!我就杀你的女人!杀你的女人!”

  老族长家的长孙,一把夺过那把大砍刀,来到张寡妇面前,把刀架在张寡妇的脖子上,吼叫道。

亚洲幻想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