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历史小说 > 孔门学渣 > 第42章 乐歌又失踪了

第42章 乐歌又失踪了

  亓官熊带着阿姑、孔子回到家,再把孔子亲自送去族长家,亲手交给族长家的人,看见族长家的门关了,才放心地回来。

  还是防一手为好!

  假如发生意外呢?是不是?假如乐歌躲在哪里,晚上?#21019;?#26432;孔子呢?是不是?

  以乐歌的性格,是很有可能的!

  乐歌是个猎人,猎人一般都有坚强地意志和毅力,为了等待猎物,他们练就了耐心。有时为了等待某个大型猎物出现,往往要等待几天几夜的。眼睛都不眨一下,生怕猎物逃跑了,错过了机会。

  从族长家那边回来,阿姑?#22993;?#26377;睡,坐在堂屋内?#20154;?/p>

  阿姑没有找到乐歌的消息,她人虽然回来了,可她的心却并没有放下。没有乐歌的消息,今晚她是睡不着的。

  “爹!”见老爹回来了,阿姑迎上去叫道。

  “洗洗睡吧!娃!”亓官熊朝着阿姑?#28216;?#20102;一下手臂。

  “爹!你先前不是说?你?”阿姑问道。

  先前在水塘边的时候,老爹说有话要对她说。另外!老爹还让大家都回去,不用找乐歌了。

  所以!阿?#38376;?#26029;:老爹可能大概地知道乐歌在哪里?

  正是因为如此!她才乖乖听话回来的。不然!她哪里会回来呢?就是找不到,也要一直找下去。

  亓官熊把大门关上,转身回来,小声地对阿姑说道:“我们先前在村子里找乐歌的时候,你看见张寡妇家的灯亮着么?”

  阿姑想了想,说道:“好像?好像?好像没有?”

  “你看见张寡妇和王寡妇了么?”亓官熊又问道。

  阿姑想了想,说道:“王寡妇我好像看见了,她躲在黑暗中,好像有意躲着我们。难道?她?她知道乐歌在哪里?”

  “不是王寡妇!”亓官熊这才说道:“我先想去山里找乐歌,可到了山口我又回来了!我突然地想起:张寡妇家没有亮灯。另外!张寡妇也没有来找乐歌。怎么可能呢?”

  “是啊!爹?这不正常!”

  “就是!张寡妇那么?#19981;?#20048;歌,乐歌不见了,她怎么可能来找乐歌?”

  “是啊!爹!”阿姑这才明白过来。说道:“我怎么就没有想起来呢?张寡妇她?”

  心想:是啊!王寡妇我还看见了,她躲在黑暗中,不想被人看见。那意思很明显,她就想找到乐歌并把乐歌带走。所以!她才不想被人发现。

  而张寡妇!怎么就一直不见呢?

  对了!一定是她把乐歌带走了!

  “我从山里回来后,又去了张寡妇家。结果!张寡妇家的门还是锁的!”

  “哦?”

  “我?我在!”

  “爹!”

  亓官熊支吾了一下,说道:“我在张寡妇家门前遇见王寡妇了!”

  “遇见王寡妇了?”

  “她的想法跟我们一样!没有看见张寡妇,就怀疑乐歌在张寡妇家。结果!遇见我了!”

  亓官熊没有把王寡妇“袭击”他、想?#31185;人?#30340;事说出来。再则!也不方便对女儿说。

  “爹!”

  “你洗洗睡吧!”亓官熊又朝着阿姑?#28216;?#20102;一下手臂,说道:“我待会再去张寡妇家看看。我还就不信了,她不回来?”

  “我也去!爹!”

  “你去干吗?在家睡觉!”亓官熊喝道。

  然后!也不理阿姑,去厨房?#20154;?#21435;了。

  “爹!”阿姑见老爹不让她去,也只得算了。

  反正!她也相信了,乐歌可能是被张寡妇带到哪里去了。

  既然老爹答应待会去看,也就有结果。所以!她也就没有再纠结。也去了厨房,打水洗脸。

  进了厨房,才想起来,肚子饿了。

  她们晚饭都没有吃,一直找到现在的。之前因为心里急,不知道饿。现在!看见厨房内的吃食了,一下子?#25237;?#20102;。

  ?#27010;?#20108;人也不说话,就站在厨房内就着灶台吃了起来。

  吃过饭,阿姑坐了一会儿就去洗漱。然后!在亓官熊的手臂?#28216;?#19979;,就去房间休息。

  “爹!有消息告诉我!爹!”关门前,阿姑交待道。

  亓官熊没有理阿姑,只是朝着她?#28216;?#20102;一下手臂。

  又过了好一会儿,村子里都静下来了,亓官熊才从家里出来,往张寡妇家走去。

  半路上,他就听到那边的狗在狂吠。?#36824;?#24456;快狗就不追着吠了。

  来到这边!果然看见张寡妇家亮起了灯。

  亓官熊跟个贼似的围着张寡妇家转了一圈,却没有看见乐歌。张寡妇家的窗户,都封闭了,你看不见里面。

  ?#36824;?#20182;听到乐歌的呼噜声。

  张寡妇的房间里传来乐歌的呼噜声,亓官熊也就放心了。正?#24613;?#36208;的时候,张寡妇家的厨房里,飘来了烹肉的香味。

  “嘿嘿嘿!”亓官熊苦笑了一下,摇着头,这才从张寡妇家离开。

  他并不知道!王寡妇此时正躲在张寡妇家的?#28216;?#38388;内,?#24613;?#20599;……人!

  回来后,亓官熊正?#24613;?#21435;睡觉,阿姑开门出来了。

  “爹!”

  “呵呵呵!”亓官熊看?#25490;?#20799;阿姑,笑道:“果然在她家!”

  “在她家?”

  “我听到乐歌的呼噜声了,在张寡妇的房间里。张寡妇她,在厨房里烹肉呢!香喷喷地!嘿嘿嘿!”

  想起这么好笑的事,亓官熊都忍不住笑了。

  好!这?#20146;?#22909;地结果!

  只要乐歌放下阿姑,有了新的女人,那就好了!乐歌有了家,他也就放心了。

  “爹!呜呜呜!”阿姑听了,难过地哭了起来。

  乐歌跟张寡妇好上了,她觉得乐歌亏了!

  乐歌还是个娃,而张寡妇,都多少年纪的人了,两人在年龄上不配。可以想象!将来的乐歌,还是没有女人陪他终老的。

  就算乐歌?#22812;?#22919;成亲,也应该找一个年轻的。

  “唉!他就是这个命!娃!以前!给他找的时候,他谁也不要!?#19978;?#22312;!张寡妇这么老的女人他也要了!唉!”

  想起乐歌的那些事,亓官熊叹息不已!

  “爹!我就是觉得乐歌亏了。”

  第二天吃过早饭,亓官熊装着没事地样子,去了张寡妇家。

  张寡妇看见亓官熊后,先是一惊,随即装着没事地样子。反正!乐歌已经不在她家了。

  “乐歌呢?”亓官熊直?#28216;?#36947;。

  “乐歌?”张寡妇一惊,随即承认道:“乐歌不是回去了?”

  “乐歌回去了?没有啊?”

  “我早上醒来,乐歌就不见了。门大开!厨房里的烹肉他也吃了!他不回去到哪里去了?”张寡妇承认道。

  “乐歌没有回去!”亓官熊说道:“我是特意来找他的!昨晚!他在你这里过的夜?”

  “是!是!”张寡妇这才发现:自己被亓官熊诈了。

  “我昨晚来了,听到乐歌的呼噜声,你在厨房里烹肉!所以!我早上才来找你!想带乐歌回家。既然你们都在一起了,我们就把事情说清楚,把这事定下来……”

  “可乐歌不在我家啊?这?呜呜呜!”张寡妇着急得哭了起来。

亚洲幻想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