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历史小说 > 孔门学渣 > 第29章 古代人如何狩猎

第29章 古代人如何狩猎

  亓官熊上午去种地了,在庄稼地里,他遇见了狩猎回来的毛叔。

  毛叔昨夜进山狩猎,早上起来收获了不少猎物,回来时正好看见亓官熊。因为高兴,就喊亓官熊跟他一起回去喝酒。

  他的猎物太多了,一个人实在是拿不动。

  就这么着!两人就一起回来了。

  经过家的时候,亓官熊把锄头放在家里,与阿?#20040;?#20102;一声招呼就去了毛叔家。

  毛叔剥了一只山鸡,让家人去炖。见亓官熊来了,赶紧又让家人把现成的水煮肉热一下,再拿出一些炒熟的干果子,两人就开始喝酒。

  狩猎!不仅仅是打猎的意思,还有守候、等待猎物上套的意思。

  打猎不仅仅是寻找猎物然后追着猎物射杀,还包括给猎物下套。

  下套!就是使?#20040;?#29454;的专用工具,比如说夹子、绳索套子、陷阱、笼子、网兜等等。

  先把这些打猎工具安装好,然后!躲在一边等待猎物上钩。

  一般都是下晚的时候上山下套,然后回家睡觉,天亮后再去收获猎物。

  如果是去深山中,那么!晚上就要在深山中过夜。在深山中过夜,这才叫真正地“狩猎”。

  一般猎户,都是结伴同行去深山里面打猎的。在深山中,他们有自己的据点。有临时的?#23380;櫻?#37324;面有灶台、柴火。锅和米等等,?#34892;?#19996;东都是临时带过去的。

  丘地是个小丘陵地区,山不大。所以!一般也就在大山里面过一个晚上,第二天就回来。

  在特别大的深山中狩猎,一般猎户进驻后,是要住一段时间的。他们带去盐巴和米、干粮等食物,把捕获的猎物养不活的,都杀吃了。把皮毛好的猎物捕获后,剥下皮毛。皮毛用树枝撑开,凉干。肉,直接吃。吃不了,就用盐巴腌制成成品。

  一般情况下,大家都够一担挑了,才下山回家。

  要是运气好,捕获了野猪等什么地大型野兽,进山三五天就可以回家。要是大家运气都不好,十天半个月都可能回不了家。

  甚至!把带去的干粮等食物都吃完了,?#22993;?#26377;捕获到多少猎物。无奈之下,只?#20040;?#36947;回府。

  在古代!有很多逃亡的人,躲进深山后就变成了“无证”猎人。或者!依靠偷吃猎人的猎物生存。

  也有不少逃亡、探险的人,误入猎人的小屋,暂时躲避在里面。

  猎人居住的地方,一般都是能住家的。附近?#20852;?#28304;,地面开阔,大型野兽不敢去的地方。

  昨晚的毛叔,运气非常好,捕获了七只?#24052;茫?#21313;只野鸡,还套了一只三十多斤重的狗獾。

  另外!?#21476;?#20102;一只野猪。

  “那只野猪,我怀疑至少有两百多斤。要是套住了,我一个人也打不死它!够了!够了!”毛叔一点也不后悔跑了的野猪,很自满地说道。

  就这样!回来的毛叔,所有猎物加起来,有一百多斤。

  昨夜狩猎的战绩,比平时别人十几个人的组合还多。

  正是因为如此,毛叔一高兴,才请亓官熊吃饭的。

  当然!喊亓官熊吃饭还有另外两个原因:一!高兴、摆显。二!这么多猎物,有不少还是活物,他一个人拿不了。

  喊亓官熊现在就回去到他们?#39029;?#39277;,其实意思是?#21898;?#25105;一把!把猎物拿回家。

  当然!不是那种赤乐乐地功利想法。

  亓官熊自然是知道毛叔的用意,所以就不干活了,收拾收拾就帮毛叔拿着猎物回来了。

  两人一边喝着酒,一边吹牛皮,现场的气氛很热烈。

  毛叔的家人把野鸡炖好了端上来,给他们下酒。另外!在毛叔的授意下,舍得了。把那只三十多斤重的狗獾剥了皮,水煮了,准备?#20852;?#36865;给族人和亲戚,以及村子里与自己关系好的人。

  一般情况下,是每家每户都要送一点的。多少上面讲,让孩子们尝尝鲜。

  古代人很?#31185;櫻?#37051;里之间关系相对和?#22330;?#26080;法相处的人,都早晚会被赶走的。另外!住在一个村子里的人,大多是一个家族。或者!与家族有亲戚关系的人。

  一般情况下!陌生人是很少有的。除非你有恩于人,才能住得下去。或者!有人愿意帮你,你才能住得下去。

  总之一句:古代人家族观念很重。

  不像现代社会的人,人情淡漠,城市单元房中的邻居,可能都不相识。鸡犬之声相?#29275;?#32769;死不相往来。

  两人正吃喝着,乐歌拄着拐杖过来了。

  亓官熊见乐歌那个丢人的样子,当场就把脸拉了下来。

  乐歌的身上,穿的是睡衣,?#34892;?#30385;巴巴的。头发散乱,跟个疯子似的。这都不是关键,关键地是!乐歌瘦了,眼神显得更?#25285;?#19968;副可怜巴巴地叫花子相。

  亓官熊觉得乐歌的这个样子,是出来丢他的人,让他脸上无光。

  “呵呵呵!乐歌啊!来来来!吃野鸡肉!”

  毛叔一点也不在意,相反!还很热情。他从食盆中拿出一块鸡腿,抖了抖上面的汤水,递给乐歌。

  “我不吃!我刚刚吃了,吃不下去!”乐歌拒绝道。

  自从生病后,他的食欲就不大,吃不下去。也没有胃口,吃什么都觉得没有味。

  “哦!哦!待会吃!待会!我给你留着!”毛叔把鸡腿又拿了回来,放进食盆?#23567;?#28982;后!招呼乐歌坐下来。

  “爹!”乐歌没有坐,站在那里,冲着亓官熊叫道。

  亓官熊没有说话,朝着乐歌看着,?#25104;?#36824;是很难看。

  “爹!阿姑吃过中午饭一个人去山里挖草药了!”

  “阿姑她一个人去了?”亓官熊这才变换了?#25104;实饋?/p>

  “孔丘吃中午来后,见阿姑去山里了,他也跟过去了。”

  “呵呵呵!”亓官熊听了,满意地笑了起来。

  “爹!”乐歌见亓官熊没有明白他的意思,赶紧叫了一声“爹”,提醒他。

  那意思是:孤男寡女进了山里,绝对没有好事!你快去吧!不然!阿姑就要跟孔丘在山里的草地上滚草地了。

  不是滚床单,而是滚草地。

  不!是野战!

  “什?什么?”毛叔好像听出来了,?#23454;潰骸?#38463;姑去山里挖草药,丘?孔子他跟过去了?什么意思?”

  “还什么意思?还不是?他想成亲,他孔丘等不及了!”乐歌不满地大声说道。

  “啪!”

  在乐歌的提醒下,亓官熊?#25104;?#25346;不住了,“啪”地一声把筷子拍到案?#24178;稀?#38543;即!就站了起来。

  “谢了!毛叔!我还有事!我先走了!”

  “熊爷!”毛叔见亓官熊的那个形象,都不敢阻拦。

  ?#26696;?#22825;到我家喝酒去!”出门的时候,亓官熊才回头说道。

  然后!迈开脚步快速地奔走起来。

  开什么玩笑?要是乐歌不点明的话,还无所谓。这点明了,要是真的发生了这样地事,以后脸面何存?

亚洲幻想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