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孔門學渣 > 第29章 古代人如何狩獵

第29章 古代人如何狩獵

  亓官熊上午去種地了,在莊稼地里,他遇見了狩獵回來的毛叔。

  毛叔昨夜進山狩獵,早上起來收獲了不少獵物,回來時正好看見亓官熊。因為高興,就喊亓官熊跟他一起回去喝酒。

  他的獵物太多了,一個人實在是拿不動。

  就這么著!兩人就一起回來了。

  經過家的時候,亓官熊把鋤頭放在家里,與阿姑打了一聲招呼就去了毛叔家。

  毛叔剝了一只山雞,讓家人去燉。見亓官熊來了,趕緊又讓家人把現成的水煮肉熱一下,再拿出一些炒熟的干果子,兩人就開始喝酒。

  狩獵!不僅僅是打獵的意思,還有守候、等待獵物上套的意思。

  打獵不僅僅是尋找獵物然后追著獵物射殺,還包括給獵物下套。

  下套!就是使用打獵的專用工具,比如說夾子、繩索套子、陷阱、籠子、網兜等等。

  先把這些打獵工具安裝好,然后!躲在一邊等待獵物上鉤。

  一般都是下晚的時候上山下套,然后回家睡覺,天亮后再去收獲獵物。

  如果是去深山中,那么!晚上就要在深山中過夜。在深山中過夜,這才叫真正地“狩獵”。

  一般獵戶,都是結伴同行去深山里面打獵的。在深山中,他們有自己的據點。有臨時的房子,里面有灶臺、柴火。鍋和米等等,有些東東都是臨時帶過去的。

  丘地是個小丘陵地區,山不大。所以!一般也就在大山里面過一個晚上,第二天就回來。

  在特別大的深山中狩獵,一般獵戶進駐后,是要住一段時間的。他們帶去鹽巴和米、干糧等食物,把捕獲的獵物養不活的,都殺吃了。把皮毛好的獵物捕獲后,剝下皮毛。皮毛用樹枝撐開,涼干。肉,直接吃。吃不了,就用鹽巴腌制成成品。

  一般情況下,大家都夠一擔挑了,才下山回家。

  要是運氣好,捕獲了野豬等什么地大型野獸,進山三五天就可以回家。要是大家運氣都不好,十天半個月都可能回不了家。

  甚至!把帶去的干糧等食物都吃完了,還沒有捕獲到多少獵物。無奈之下,只得打道回府。

  在古代!有很多逃亡的人,躲進深山后就變成了“無證”獵人。或者!依靠偷吃獵人的獵物生存。

  也有不少逃亡、探險的人,誤入獵人的小屋,暫時躲避在里面。

  獵人居住的地方,一般都是能住家的。附近有水源,地面開闊,大型野獸不敢去的地方。

  昨晚的毛叔,運氣非常好,捕獲了七只野兔,十只野雞,還套了一只三十多斤重的狗獾。

  另外!還跑了一只野豬。

  “那只野豬,我懷疑至少有兩百多斤。要是套住了,我一個人也打不死它!夠了!夠了!”毛叔一點也不后悔跑了的野豬,很自滿地說道。

  就這樣!回來的毛叔,所有獵物加起來,有一百多斤。

  昨夜狩獵的戰績,比平時別人十幾個人的組合還多。

  正是因為如此,毛叔一高興,才請亓官熊吃飯的。

  當然!喊亓官熊吃飯還有另外兩個原因:一!高興、擺顯。二!這么多獵物,有不少還是活物,他一個人拿不了。

  喊亓官熊現在就回去到他們家吃飯,其實意思是:幫我一把!把獵物拿回家。

  當然!不是那種赤樂樂地功利想法。

  亓官熊自然是知道毛叔的用意,所以就不干活了,收拾收拾就幫毛叔拿著獵物回來了。

  兩人一邊喝著酒,一邊吹牛皮,現場的氣氛很熱烈。

  毛叔的家人把野雞燉好了端上來,給他們下酒。另外!在毛叔的授意下,舍得了。把那只三十多斤重的狗獾剝了皮,水煮了,準備切碎送給族人和親戚,以及村子里與自己關系好的人。

  一般情況下,是每家每戶都要送一點的。多少上面講,讓孩子們嘗嘗鮮。

  古代人很純樸,鄰里之間關系相對和諧。無法相處的人,都早晚會被趕走的。另外!住在一個村子里的人,大多是一個家族。或者!與家族有親戚關系的人。

  一般情況下!陌生人是很少有的。除非你有恩于人,才能住得下去。或者!有人愿意幫你,你才能住得下去。

  總之一句:古代人家族觀念很重。

  不像現代社會的人,人情淡漠,城市單元房中的鄰居,可能都不相識。雞犬之聲相聞,老死不相往來。

  兩人正吃喝著,樂歌拄著拐杖過來了。

  亓官熊見樂歌那個丟人的樣子,當場就把臉拉了下來。

  樂歌的身上,穿的是睡衣,有些皺巴巴的。頭發散亂,跟個瘋子似的。這都不是關鍵,關鍵地是!樂歌瘦了,眼神顯得更傻,一副可憐巴巴地叫花子相。

  亓官熊覺得樂歌的這個樣子,是出來丟他的人,讓他臉上無光。

  “呵呵呵!樂歌啊!來來來!吃野雞肉!”

  毛叔一點也不在意,相反!還很熱情。他從食盆中拿出一塊雞腿,抖了抖上面的湯水,遞給樂歌。

  “我不吃!我剛剛吃了,吃不下去!”樂歌拒絕道。

  自從生病后,他的食欲就不大,吃不下去。也沒有胃口,吃什么都覺得沒有味。

  “哦!哦!待會吃!待會!我給你留著!”毛叔把雞腿又拿了回來,放進食盆中。然后!招呼樂歌坐下來。

  “爹!”樂歌沒有坐,站在那里,沖著亓官熊叫道。

  亓官熊沒有說話,朝著樂歌看著,臉色還是很難看。

  “爹!阿姑吃過中午飯一個人去山里挖草藥了!”

  “阿姑她一個人去了?”亓官熊這才變換了臉色,問道。

  “孔丘吃中午來后,見阿姑去山里了,他也跟過去了。”

  “呵呵呵!”亓官熊聽了,滿意地笑了起來。

  “爹!”樂歌見亓官熊沒有明白他的意思,趕緊叫了一聲“爹”,提醒他。

  那意思是:孤男寡女進了山里,絕對沒有好事!你快去吧!不然!阿姑就要跟孔丘在山里的草地上滾草地了。

  不是滾床單,而是滾草地。

  不!是野戰!

  “什?什么?”毛叔好像聽出來了,問道:“阿姑去山里挖草藥,丘?孔子他跟過去了?什么意思?”

  “還什么意思?還不是?他想成親,他孔丘等不及了!”樂歌不滿地大聲說道。

  “啪!”

  在樂歌的提醒下,亓官熊臉色掛不住了,“啪”地一聲把筷子拍到案幾上。隨即!就站了起來。

  “謝了!毛叔!我還有事!我先走了!”

  “熊爺!”毛叔見亓官熊的那個形象,都不敢阻攔。

  “改天到我家喝酒去!”出門的時候,亓官熊才回頭說道。

  然后!邁開腳步快速地奔走起來。

  開什么玩笑?要是樂歌不點明的話,還無所謂。這點明了,要是真的發生了這樣地事,以后臉面何存?

亚洲幻想APP下载
吉吉林11选5开奖 捕鱼王有挂吗 武汉雀友麻将机专卖 体育彩票比分数据分析 4612网站 熊猫麻将到底有没有挂 30选5基本走势图 捷报比分网即时比分 捕鱼王ll下载安装 斗牛游戏 26选5好彩3投注技巧 欢乐麻将怎么玩儿 摇钱树黄大仙精准资料 追光游戏 好彩1开奖 比分网电竞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