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历史小说 > 孔门学渣 > 第21章 就这形象了

第21章 就这形象了

  孔子这才明白过来,阿姑为什么要他脱了乐歌的衣服?原来!是为了惩罚乐歌,打乐歌的屁股!

  他想阻止,想想还是算了。

  对于乐歌这种傻子,有时候惩罚他一下也是对他好,让他长记忆。

  是啊!你做错了事,难道不?#20040;?#20040;?

  所以!他就站在一边没有动,看着乐歌挨打。

  见乐歌的屁股被打得一跳一跳地,他还差点笑出来了。

  不过!并没?#34892;?#20986;来!

  这个时候是不能笑的。

  笑了,就是?#20197;?#20048;祸!

  可是!不笑的话,又显得太没有感情了。

  难道?这件事不觉得好笑么?

  “哈哈哈!”

  “嘿嘿嘿!”

  “呵呵呵!”

  “咳咳咳!”

  ?#21834;?/p>

  就在这个时候,外面的窗户口处一黑,突然地堵过来好几个围观看热闹的人。

  这些人听到乐歌房间的巴掌响,加上乐歌的痛叫声,就好奇地跑过来看究竟。

  结果!看见乐歌被扒了衣服,趴在床铺上挨阿姑的打。

  阿姑的巴掌一点也不留情,一巴掌下去就是“啪”地一声响。在巴掌的拍打下,乐歌的屁股一跳一跳地。

  众人见状,不但不阻止,还开心地大笑起来。

  听到外面有人偷看,看着自己被阿姑打屁股,乐歌羞耻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!

  这还不算!他更恨地是:自己想改变形象却无法改变!

  都被阿姑打屁股了,你还能?#30340;?#19981;是傻子?

  你这?#21019;?#20154;了,还被人家姑娘家的打屁股,你难道不是傻子?

  可是?#30475;?#26102;的他!真的瘫了!爬不起来,无法反抗!

  要不然!无论如何他得反抗啊?挣脱啊?是不是?

  之前的时候,他第一次醒过来的时候,他觉得自己好好的,没有受伤。后来被族长踢了一脚,他渐渐地感觉到了,好像受伤了。

  自从被孔子背起来后,他好像就瘫了。

  ?#30333;?#25163;!”

  就在这时!房间门口传来一声断喝!

  亓官熊?#28909;?#31449;在门口。

  亓官熊见阿姑打乐歌,?#32972;?#25226;脸拉了下来。

  “爹!”阿姑答应一声,这才住手。

  刚才?#36824;?#21866;啪啪地抽打,至少打了乐歌七八下,十几下。因为生气,所以到底打了多少下,她都不记得了。

  为了出气,谁还数打多少下?

  “你太过分了!阿姑!”亓官熊喝道。

  “爹!”孔子见老丈人亓官熊黑着脸来了,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。因为心虚,所以声音都小了许多。

  在这件事情上面,他也是有责任的!他应该阻止,不能让阿姑打乐歌的屁股。

  乐歌虽然是个傻子,可他已经成年了。

  再则!乐歌也不是那么傻。

  所以!你这么惩罚他,是过分了一些。

  “出去!”亓官熊没有理孔子,冲着阿姑黑着脸喝道。

  “爹!呜呜呜!”阿姑发现自己是过分了,加上女人的羞耻,叫了一声爹后,哭?#25490;?#20986;去了。

  跟随过来的人,都被现场的情况惊呆了。

  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:阿姑会打乐歌?

  在他们的印象中,阿姑不是那种人!阿姑是心疼乐歌的,生怕乐歌怎样了。阿姑发誓,要报乐歌的?#35753;?#20043;恩。

  可反过来想想,觉得乐歌这人?#20040;潁?#26159;啊!谁让你?#24178;擔?#26432;人家等了多少年的未婚夫呢?

  亓官熊把阿姑喝骂走人后,快步来到床前,查看乐歌身上的伤。

  他记得!他也踢了乐歌一脚。不过!他那一脚踢的不是那么严重。可他记得!族长也踢了一脚。而且!可以看出来!族长那一脚是往死里踢的。

  乐歌的后背上,没有伤。不过!刚才被阿姑打了屁股,屁股上还是红的。

  亓官熊把乐歌翻了一个身。

  乐歌就这么仰面朝天躺在那里,身上没有衣物遮挡。

  亓官熊扫了一眼成年的乐歌,就没有再看那里。

  乐歌的男人根很大,他是知道的。

  现在!他不是关心乐歌成年没有成年?而是!关心乐歌身上的伤!

  结果!看到胸口的时候,亓官熊吓得楞住了。

  乐歌的胸口旁边,青紫了?#20040;?#19968;片。

  “快!快拿伤药过来!乐歌受伤了!”亓官熊带着哭腔喊道。

  众人好像没有听见似的,不但不去拿伤药,还围上来查看。

  大家都是一样地想法,没有看乐歌的男人根,却都被乐歌身上的青紫吓坏了。

  “这?”

  大家都不敢说!

  他们都见证了,乐歌的伤,不是亓官熊踢的,而是族长踢的!

  这个族长!下脚也太狠了吧?

  也是乐歌身体壮,要不然!可能死了。

  乐歌的脖子上,只有一道不是明显的勒痕。那个勒痕,是亓官熊用套索套的。虽然有勒痕,但绝对不会致命。

  而族长踢的这一脚,就过分了。

  这是要乐歌性命的啊?

  可是?#30475;?#23478;又不敢说出来!

  毕竟!乐歌有错在先。是乐歌要杀孔子,族长才愤怒之下踢了乐歌一脚的。

  族长踢乐歌,是有原因和理由的,无可指责。

  可是?看着乐歌这个傻子,大家又难免心疼?

  乐歌虽然傻,可乐歌对村民们都是有益无害的。可以说!村子里,家?#19968;?#25143;都得到过乐歌的帮助。

  真的!用现代语言来讲,乐歌就是个活**。

  别人不是把他当傻子来使唤,而是!都愿意叫乐歌帮忙做事。然后!给好吃的给他吃。

  而乐歌呢!在亓官熊、阿姑的教导下,说他是应该的!因为!他是在村子里吃百家饭长大的。要是小时候村子里的人不收养他,不给他吃,他就活不下来。

  所以!乐歌说:我为你们做任何事,都是应该的!你们!都是我乐歌的再生爹娘!

  没有你们!我乐歌早就死了!

  “这要?#28909;?#25975;!再上药!”亓官熊一边说着,一边用手按去。

  刚才!他仔细查看了其他地方,并没有发现其他地方有伤。所以!才?#21019;?#29702;这处伤。

  “哎哟!”

  随着亓官熊的手按下去,乐歌不?#20667;?#30171;叫起来。

  他不是装比,而是真的痛!

  之前只是隐隐地痛,可在亓官熊的按压下,彻底地暴露了出来。

  “不会是胸骨断了吧?熊爷?”一个村民看着亓官熊,怀?#20667;?#38382;道。

  “要是胸骨断了,乐歌没有三五个月都好不了?”亓官熊也不能确定。

  因为!这处伤正好在胸骨与肚子?#21796;?#30340;地方。

  要知道!这个地方是很脆弱的。

  还好!不是在腋下部位,是在前胸部位。要是在腋下肋骨这边,绝对是胸骨断了。因为!这个地方的胸骨最脆弱,?#22766;啤?#36719;肋”。

  软肋!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,是不经打的。

  亓官熊?#36824;?#20048;歌的痛叫,又用力地按了按,朝着周边的?#35828;?#22836;道:“应该没有断,可能是裂了!?#28909;?#25975;活血,再让断骨膏吧!”

  “哎哟!啊!……”

  乐歌疼痛难忍,不?#20667;?#22158;叫起来。

  他不想嚎叫,想忍耐着。可是!亓官熊为了搞清楚胸骨到?#23376;?#27809;有断,用的力度?#34892;?#22823;。

  没有办法!古代人的医疗技术有限,不使用这种原始的办法,根本搞不清病情。

亚洲幻想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