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历史小说 > 孔门学渣 > 第11章 傻子形象代言人

第11章 傻子形象代言人

  “我不要!”乐歌听说后,一点脸面也不给,当场拒绝道。

  “你不要!”族长一听,当场?#25512;?#31505;了。

  说道:“你真是个傻子!他送你这么贵重的衣服,你竟然不要?这是绸缎的!知道么?这里面的内衣,是纯棉的!是精细棉!你个傻比!”

  本来!听孔子说要送乐歌这一套衣服,他就想阻止。毕竟!绸缎不是一般人可以穿的。可是?还没有等到他阻止,人家傻子乐歌竟然拒绝了。

  好!免得他阻止。

  “我自己能挣钱穿绸缎!”乐歌说道。

  真是!你孔子也太瞧不起人了。我是乐歌!此乐歌非彼乐歌。我是一个从现代社会穿越重生过来的,不是曾经地那个乐歌。以我的能力,穿绫罗绸缎还成问题么?

  既然穿越到这个诸侯争霸的乱世来了,我还想做诸侯、当天子呢!

  我连绸缎都穿不起?

  可是!在别人的眼里!你就是个傻子!你说的豪言壮语,别人都会认为你是傻子,一个傻子、疯子才会说的话,才会拒绝。

  孔子没有说话,只得朝着乐歌看着,脸上带着笑。

  听乐歌这么说,他一样确定了:乐歌是个傻子。

  真的!有便宜不占王?#35828;埃?#21035;人白送给你东东,又不图回报,你竟然不要?你不是傻子呢?

  “乐歌!你真是个傻子!你知道么?这是绸缎!绸缎!”一个好心人上前,用手捻着乐歌身上的绸缎衣服,感叹道。

  “是啊!乐歌!你真是个傻子!孔丘他白送给你的!看在你救过阿姑的命,才白送给你的!你竟然不要?不要白不要。”又一个人眼睛贪婪地说道。

  心想:你个傻比!你先要下来!你要是舍不得穿,你可以折价卖给我啊?你得钱,我得便宜,何乐而不为呢?

  其他人也是一样地想法,都更加地确实:乐歌是个傻子。

  见大家都把他当成傻子,傻子形象就是无法改变,乐歌气得笑了。

  尼玛地!无论我怎么做!这些人都把我当成傻子!看来!要想改变形象!老子只能换环境了!

  这里的环境不适合我!

  ?#35828;?#19981;留爷,自有留爷处!

  “你凭什么挣钱??#25512;?#20320;?#30475;?#29454;打一辈子,你也买不起绸缎!你?你以为你是谁啊?”族长瞪了乐歌一眼,直言不讳道。

  “是啊!要不是你爹亓官熊带着你打猎,你还打?#38405;兀?#29454;打你!你早就被狼吃了,被野猪给咬死了,被熊给撕了!”又一个族人说道。

  “是啊!当年亓官熊,?#24444;?#19968;头熊,后?#21019;蠹也?#21483;他亓官熊的!他的名字,就是这么来的!他那么厉害,可上?#25991;兀?#36824;是差点被母豹给吃了。”

  “要不是亓官熊带着你打猎,你能在山里住下去?早就死了!”

 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,好像开批斗大会似的,说着乐歌。

  乐歌见这些人那个德性,气?#20040;?#22768;地说道:“这?#25105;?#19981;是我!亓官熊他!就被母豹给吃了!还他保护我呢?是我保护他!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有人纠错道:“你刚才说什么?说亓官熊?”

  “你说亓官熊?你?你目无尊长!你?他是你爹!”

  “你不叫爹了?你个傻子!我看你是越来越傻了,你连爹都不会叫了!”

  “我都是被你们给气的!亓官熊是我爹!你们不是说我爹我爹?我才说我爹的名字的!你们?我懒得跟你们说!我!……”

  就在乐歌准备走人的时候,亓官熊和阿姑两人急急地赶过来了。

  “乐歌!”阿姑见大家都围在那里,以为乐歌跟未婚夫孔丘打架,着急地奔过来。

  亓官熊也以为两人在打架,其他人在拉架,也是快步走了过去。

  到近前,见气氛好像不像打架,两人的心才放下。

  “乐歌?”阿姑见一身绫罗绸缎的乐歌高大威猛、一表人才,顿时楞住了,不敢相信地朝着乐歌看着。

  真的!人要衣装佛要金?#21834;?/p>

  穿上绫罗绸缎的乐歌,跟世袭贵族公子哥没有两样。真的!除了脸上写着傻子两个字外,就是一个世袭贵族。

  “你?你?你哪里来的绫罗绸缎?你?”阿姑问道。

  可就在她问出口的时候,想起来了:哪里来的绫罗绸缎?还不是未婚夫孔丘给他的?

  亓官熊见乐歌穿上绸缎后,一副人模人样,先是高兴。接着!脸色就拉了下来,命令道:“脱下!脱下!”

  以亓官熊的人生阅历,自然是猜测出来了:这一身绫罗绸缎不是别人的,一定是女婿孔丘的!

  所以!他命令道。

  “我还懒得要呢!稀?#20445; ?#20048;歌说道。

  随即!他就开始脱。

  “不要!”这?#20445;?#23380;子上前,一把拉住乐歌。对老丈人亓官熊说道:“他的衣服湿了,脱了没有衣服穿。湿衣服穿久了是要生病的!这套衣服!乐歌穿在身上合体、精神!我送给他的!”

  然后!看向阿姑。

  阿姑想了想,说道:“爹!先让他穿着吧!”

  ?#20843;?#35753;他下雨天不穿蓑衣就往外面跑了?湿了衣服活该!生病了活该!”亓官熊嘴上很严厉,心里也就默许了。

  让乐歌脱了绸缎穿湿衣服,他也于心不忍。

  众人想想也是那么回事:让乐歌现在就把绸缎衣服脱了,他穿什么?

  “呵呵呵!”族长假笑道:“既然这样!就让乐歌先穿着,等湿衣服凉干了,有衣服穿了,再脱!来来来!大家客厅说话。”

  在族长的招呼下,大家这才回到客厅这边,坐到各自的席位上。

  孔子刚才的举动,赢得了大家的赞赏,自然是把他当成贵宾,拥戴着坐在最尊贵的位置上。

  乐歌没有走,站在原地没有动,朝着这些被孔子迷惑的人看着。

  心想:你?#21069;。?#20320;们这些庸?#20303;?#27809;有脑子的人!你们都被孔子的表面文章给迷惑了?都什么人?什么德性?你们真的以为:孔丘就真的?#25954;狻?#33293;得把这套绸缎衣服加纯棉内衣送给我?

  人家是在搞形式!做表面文章,哗众取宠。

  哼!我一定要揭穿你!我要剥你的皮!让世人看清你孔子的真面目!

  “乐歌!”阿姑走上前来,上下左右仔细认真地打?#23380;?#20048;歌,说道:“你穿上这身衣服真好看,跟贵族公子一样!”

  阿姑也没有走,她不好意?#21152;?#26410;婚夫坐在一起。

  亓官熊跟随众人去那边了,他要有话要说。刚才!他与阿姑在家里商量了一下,决定早点把亲事办了。

  既然乐歌操蛋,所以就要快刀斩?#34915;椋?#35753;阿姑与孔丘成亲后,乐歌也就没有点子想了。

  “嫁给我吧!我不要他给我的衣服,我有能力穿绫罗绸缎!穿绫罗绸缎算什么?我还要做诸侯君王、天子呢!……”

  “你想被杀头么?你想我们大家都被诛么?你?呜呜呜!”阿姑一听,赶紧上前用拳头捶打着乐歌,不让他胡说。

  “杀头?谁杀我头?”

  “呜呜呜!你是越来越傻了!呜呜呜!大家都?#30340;?#36234;来越傻了!你不仅是个傻子,你还是个疯子!呜呜呜!走!跟我回家!”

  阿姑一把抓住乐歌的手臂,硬拽着往家走。

  此?#20445;?#22806;面的雨停了。

亚洲幻想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