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孔門學渣 > 第7章 未來圣人我的情敵

第7章 未來圣人我的情敵

  見阿姑一定要帶他去魯國曲阜,樂歌很感動。

  阿姑真是一個好姑娘,一個善良的姑娘,知恩圖報。

  可是!阿姑對他越是好,他越是喜歡阿姑。

  盡管阿姑明確地拒絕了他,已經不止一次拒絕了他,當著好多人的面拒絕了他,可他仍然不死心!

  因為!此樂歌非彼樂歌!

  阿姑拒絕的是過去的樂歌,是那個腦袋不太好使的樂歌!而我!是另外一個樂歌!我是一個從現代社會穿越重生過來的樂歌!我是一名大學生!

  既然穿越重生過來了,我就要有我的追求!

  這個阿姑!我追求定了。

  現在的阿姑!還沒有與孔丘(孔子)成親,還只是婚約期間。所以!還是可以悔婚的!在她們沒有成親之前,我還是有機會的。

  想到這里!樂歌的心里好受了一些。也因此!他作出了決定:去會會這個孔丘(孔子),會會這個未來的圣人、萬世師表!

  難道?年輕的孔子,才十九歲的孔子,就比我這個現代社會的大學生還牛比了?

  你一個自學成才的古代人,還比經過系統學習的現代人牛比?

  我樂歌還就不信了?

  最起碼!我也是現代社會某三流大學的大學生!

  “孔丘他住哪里?”樂歌裝著不經意地問道。

  “住亓官氏族長那邊!”亓官熊一時沒有注意,隨口答道。

  “族長那里?”樂歌一聽,頓時有些膽怯。

  在他承襲的記憶里,這個亓官氏家族的族長,是個很兇的老頭,脾氣很不好。每次發現他做了什么錯事,就嚷嚷著拖到族堂中打。而每次他做好事,人家卻從來不表揚。

  “表揚他干嘛?表揚他他還上天了呢?”這是族長的態度。

  不過!樂歌膽怯歸膽怯,可他知道!這位亓官氏家族的族長,也就嘴上嚇唬他,并沒有真的打過他。

  “說來也巧了,他詢問過來的時候,就直接問到族長家里去了。”亓官熊說道。突然!他頓住了,問道:“你問這些做什么?”

  “我想去拜訪他!”

  “拜訪他?你?”亓官熊看著樂歌,不敢相信地問道。

  “你?”阿姑一聽,也感覺有些不對?轉而說道:“你要去讓爹陪你去!”

  亓官熊瞅了樂歌片刻,說道:“在族長那邊,他能怎樣?”轉而對阿姑說道:“他要去丟人就讓他去丟人!也讓孔丘先了解一下!有一個心理準備!”

  “噢?”阿姑若有所悟地哼了一聲。

  是啊!打算帶他去魯國,得先讓孔丘認識一下這個傻子。

  “你冷不丁地說帶他去魯國,人家可能一時無法接受!”亓官熊解釋道。

  “那好!我現在就去會會他!”得到亓官熊的允許,樂歌當場就蹦了起來。

  “你不會去打架吧?”阿姑還是不放心的問道。

  “在族長那里,他敢?”亓官熊很肯定地說道。

  “君子動口,小人動手!”樂歌應了一聲,蓑衣都沒有穿,就鉆進雨幕中,很快就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  ******

  根據史書記載:公元前533年,魯昭公九年,孔子年十九歲,娶宋人亓官氏之女為妻。

  公元前535年,孔子17歲喪母。

  公元前549年,魯襄公二十四年,孔子的父親叔梁紇卒,葬于防山。孔母顏征在攜子移居曲阜闕里,生活艱難。

  由于孔父死得早,加上古代信息、交通落后,所以!沒有正式確定婚約。不過!孔父向孔母提及過此事。

  孔父說他當年準備再娶一房的時候,與老友說過,想生一個健康的兒子來承襲爵位。

  與另外一個妾室生養的兒子叫孟皮,可惜是個跛子,無法承襲爵位。沒有辦法,只得再續。

  老友得知他想再續一房妻室,很是支持,就許下了婚約。說:我沒有女兒給你了,那我就給個孫女兒給你。

  當年的孔父,已經很老了。所以!他的老友也就是亓官氏的祖父也很老了。孔父再續生子,而他不想再續生女,所以!只能許諾嫁孫女兒。

  因為當年孔父救過亓官氏祖父的命,所以!孔父向孔母提及過此事。

  后來的孔母,向少年孔子提及過此事。因為古代信息太落后,所以!孔母也不知道宋國那邊的情況:對方到底有沒有生養孫女兒呢?

  當時說這件事的時候,孔母只是提醒孔子:不管有無,既然說過這句話,就必須去看一下。如果對方真的有孫女兒,那么!就要娶對方為妻,兌現諾言。

  孔母臨終前,再次提及此事,要孔子一定要回一趟宋國老家,看看對方有沒有孫女兒可嫁?

  也就在孔母病逝后不久,從宋國那邊傳來消息,說宋國那邊亓官氏家族的人,還等著他過去迎娶。

  盡管!孔父死后孔母與孔子被趕出了家族,可宋國那邊不計較這些,不在乎孔子這邊的家境。他們在乎的是諾言!是兌現諾言。

  亓官家族不會因為孔子這邊的家庭變故而放棄婚約,不會因為孔子窮而放棄婚約。

  此時的宋國亓官家族已經知道孔子這邊發生的變故,孔母顏征在攜子移居曲阜闕里,生活艱難。

  被趕出家門的后果是:你沒有承襲爵位,你不再是士級身份。

  沒有承襲爵位,你就不能當官領俸祿。

  沒有承襲爵位,你就不能享受士的待遇,不能享受國家津貼。

  人家不在乎!人家主要是為了報恩,愿意嫁女。

  亓官氏家族那邊認為:如果當年沒有孔父相救,祖上就已經死了,就沒有如今這一脈后代。

  所以!愿意報恩。

  孔子在迎親之前,一直在魯國曲阜從事喪禮上的吹奏事業。另外!他對喪葬禮儀之類的事很感興趣,加上人又勤快,所以掙了不少錢。可是!也因此受到了世人的嘲笑。因此!他的人生進入迷惘期。

  盡管世人都不把他當士級身份的人,可他自己認為自己是士。

  不能因為沒有承襲爵位而斷定你不是士,也不能因為貧困而認為你不是士。

  士的身份是永遠的!

  孔子迷惘的另外一個原因:季氏饗士,孔子去赴宴,被季氏家臣陽虎拒之門外。

  這件事給孔子帶來很大地打擊。

  因此!孔子的人生進入迷惘期。

  而就在這個時候!宋國那邊要求他盡快去迎娶亓官氏,履行婚約。

  孔子一是為了履行婚約,一是為了出來散散心,到父親的祖籍、宋國的世交那邊轉轉,能不能給人生帶來新的轉機。

  就這么著!孔子來到宋國丘地老家,迎娶亓官氏。

亚洲幻想APP下载
什么麻将可以开好友房 腾讯分分彩是不是官方的 山西掌上麻将新版 一分钟赛车官方网吗 云南11选5的开奖 皇冠比分水位 四人麻将真正单机版的 新疆时时彩出奖号 陕西十一选五 法国秘鲁比分预测S秘鲁 皇帝棋牌官网app下载 山西11选5预测网 深圳36选7开奖结果 竞彩足球彩票比分查询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网址 平码多少倍